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池慕寒夜淺
池慕寒夜淺

池慕寒夜淺離婚前妻拒不復婚

標籤: 馮悠悠 池慕寒 池慕寒夜淺 都市
《池慕寒夜淺》是作者「 「離婚前妻拒不復婚」」的傾心著作,池慕寒馮悠悠是小說中的主角,內容概括:五年的隱婚夫妻,她斂藏了愛意和喜怒哀樂,白天盡心儘力做他的助理,一邊盡職盡責做他的妻子,但從始至終她都只是他白月光的替身。 本以為約定到期,一拍兩散,兩不相欠,卻不曾想,那位從來只把她當玩物的丈夫,竟然反悔了。 她一張律師函砸到了他的臉上:「簽字,這豪門少夫人,我不幹了。」 離婚後再遇,池慕寒...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3 12:47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池慕寒原來覺得,自己很懂得窺探人心,可經歷過這麼多事情後,他忽然發覺自己對女人竟一無所知。
曾經認為是受害者的馮悠悠,竟然是個謊話連篇把人玩弄於鼓掌的心機女。
而從來對自己冷冰冰,對自己的命令惟命是從的夜淺,卻也能在合約結束後,脫離自己的掌控,一轉身就只想跟自己離婚,甚至就連懷了孕,都逃避自己。
這讓自己覺得很挫敗。
傅寒霜按照自己心裏的想法,如實的回答道「女人的結束有兩種可能,一種就是因為不愛了,還有一種不是不愛了,只是攢夠了失望,不想重蹈覆轍了。」
池慕寒凝眉,「那如果是第二種,還有可能有轉圜的餘地嗎?」
傅寒霜沉默了片刻後,輕輕笑了笑道「其實,我在世叢和席少聊天的過程中,多少聽到過一些關於你跟夜淺的事情,我有一些我做為女人的個人想法,但這話說出來,可能不太好聽。」
「你說。」
蕭世叢跟池慕寒一起將目光落到了傅寒霜的臉上。
他以前從沒有問過她,關於池慕寒和夜淺的事兒,她有什麼看法,今天他倒也想聽聽她是怎麼想的。
「池總當年其實不是不知道自己愛上了夜淺,而是你壓根兒就沒有在這件事上用心思,因為你自信的以為,那個人已經是你的籠中鳥,她永遠不會飛走。
可忽然有一天,這隻鳥兒開始拒絕你的投喂,開始反啄你,你才開始感覺到疼,心裏慌了,開始審視自己,開始認真對待那隻曾經任你玩弄的鳥兒,但其實這一切,說到底不是池總自找的嗎?」
「寒霜,」蕭世叢出聲打斷了她的話。
畢竟老池現在心裏正受打擊,還是少刺激為好。
可池慕寒卻抬手按住了蕭世叢,搖頭「讓傅小姐說,我想聽聽同樣站在女性立場上的聲音。」
傅寒霜有些意外,看來池慕寒這是真的想要抓住任何機會,尋找突破。
她也沒再客氣,直接又道「池總,你其實並不知道你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走錯的對不對?」
這話,讓池慕寒心裏一驚,的確。
他之前絞盡腦汁也想不通,那五年,自己到底是從何時或者哪一步開始做錯的。
只是走到後來回頭的時候,就忽然發現自己想要擁有的一切,都已經失去了……
這才是讓他難過窒息的地方,甚至連彌補都晚了一步。
知道自己猜中了池慕寒的心思,傅寒霜淺淺的抿了抿唇角「其實,你就錯在生來傲慢。你骨子裡那副與生俱來的傲慢,造就了你目空一切的性格,讓你總認定,一切都在掌控之中。
可人心也好,愛情也好,從來不是傲慢能左右的,沒人比你能接觸夜淺的機會更多,可你沒能讓夜淺在最該愛上你的時候,感受到你的真心,這是你的悲哀,也是夜淺的悲哀,哪怕你當初珍惜一次,都不會落得這樣的下場。」
池慕寒聽着傅寒霜的話,眸色恍惚,傲慢。
他……從小自視甚高,總是目空一切,對夜淺……他剛開始是真的很認真的,可後來發現,她好像變了,若那時候,自己能夠有耐性一些,問她發生了什麼,或者給予一些做為丈夫該有的呵護,或許,她也不會跟自己越走越遠。
可在自己最能改變一切的時候,他只是埋怨,只是憎恨夜淺的突然冷漠,愈發變本加厲,不知所謂……
所以,傅寒霜說的對,是自己的傲慢,毀了一切。
可傅寒霜還沒有結束,她這個人,要麼不說,既然開了頭,就肯定要說到痛快。
「池總你也不必覺得委屈,因為你不是受害者,你當初不懂得珍惜,卻又在愛的時候,立刻回頭,說我浪子回頭了,你想讓夜淺如何呢?她若真就輕而易舉的回到了你身邊,你就一定會珍惜嗎?不見得的。
池總,恕我說一句實話,男人本性都賤,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我倒是覺得,夜小姐這樣做很好,智者不入愛河。」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