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劍道第一仙
劍道第一仙

劍道第一仙蘇奕青棠

標籤: 劍道第一仙 蘇奕 都市 魏崢陽
小說《劍道第一仙》是作者「蘇奕青棠」的精選作品之一,劇情圍繞主人公蘇奕魏崢陽的經歷展開,完結內容主要講述的是:我是萬古人間一劍修,諸天之上第一仙。...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2 22:29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第2159章一劍傾城
美婦人巧笑倩兮,眸光盈盈,身段極為火爆。
她便是火鼎城天羅閣的掌柜,澄碧夫人!
別看她只是一位羽化境人物,還未成仙。
可天羅閣的地位很超然,勢力遍布整個滄瀾界,身為火鼎城羅天閣的掌柜,澄碧夫人的地位自然也非尋常可比。
「我來買一些消息。」
蘇奕道,「阿凌,把定金先拿出來。」
阿凌乖巧地拿出青銅盒,遞給澄碧夫人。
澄碧夫人打開一看,美眸頓時浮現一抹異彩。
這青銅盒內,赫然是一株仙藥!!
在火鼎城這樣的偏遠之地,仙道層次的寶葯可極為稀罕和寶貴。
「就是不知道,天羅閣是否有我需要的消息。」
蘇奕語氣平淡道。
澄碧夫人笑吟吟道「在火鼎城,若論消息靈通,可沒有誰能比得上我天羅閣!閣下快請!」
說著,她作出一個請的手勢。
阿凌不禁怔然,暗道這就叫有錢能使鬼推磨么?
不過,一想到只是打探消息而已,就付出一株仙藥,阿凌都感到一陣心疼。
天羅閣最高層。
憑欄處。
蘇奕安靜地坐在輪椅中。
從這個地方,可以遠遠地眺望到孤月峰。
那是天火妖宗的地盤!
在把蘇奕送到此地後,阿凌就依照蘇奕的叮囑,匆匆離開。
她要一個人去踏滅天火妖宗!
很瘋狂的舉動。
畢竟,少女才剛踏足玄道之路,只擁有玄照境修為。
可天火妖宗乃是火鼎城第一勢力,門下妖修無數,除此,還有多位妖仙坐鎮!!
換做任何玄照境修士前往,和送死都沒區別。
可蘇奕並不擔心什麼。
「這是我天羅閣特有的『青梅酒』,滋味頗為獨特,還請閣下品鑒。」
澄碧夫人來了,手托一個玉盤,玉盤中放着酒壺、酒杯、瓜果點心。
她俯身彎腰,親自將玉盤放在蘇奕身旁的案几上,拎起酒壺,為蘇奕斟了一杯酒。
蘇奕望着遠處,淡然道「你無須試探,坦白說,現在的我,和癱瘓的廢人並無區別,別說拿起酒杯,就是動動手指都不行。」
澄碧夫人一呆。
半響,她才說道「抱歉,我可真不知道閣下竟受傷如此嚴重。」
蘇奕道「客套的話就不必說了,接下來我會問一些事情,你只需如實回答我便可。」
澄碧夫人眸光閃動,道「若牽扯到機密之事,一株仙藥的價值怕是……」
蘇奕打斷道「放心,只要你答的讓我滿意,些許仙藥而已,保證不會讓你失望。」
澄碧夫人精神一振,嫣然笑道「閣下既如此痛快,我一定知無不言!」
蘇奕略一思忖,便問出自己第一個問題。
……
天穹不知何時浮現一片鉛塊似的陰雲,遮蔽天光,陰沉沉的,似乎隨時會下一場大雨。
阿凌走出天羅閣的時候,頓時發現,附近早匯聚了許多身影。
「出來了!」
「剛才她在城中殺了許多妖族強者!」
「那個坐在輪椅中的傢伙呢?」
「不清楚,這少女竟還敢出來,不怕死嗎?」
……各種議論聲響起。
阿凌抿着唇,沒有理會,自顧自朝遠處行去。
隨着她行動,一路上有許多身影都跟了上來,大多是妖修和魔修。
也不乏人族修士的身影,大都是為妖魔效命的奴僕和爪牙。
阿凌沒有理會這些。
少女抬頭看了看天色,有點不放心蘇奕的安危。
因為只有她清楚,自己的蕭大哥處境是多糟糕,連一根手指都抬不起,若天羅閣的人心生歹意……那後果可就嚴重了!
「必須得儘快行動,踏滅了那天火妖宗!!」
少女暗道。
她加快了腳步。
在前來火鼎城的路上,蘇奕就曾叮囑過對付天火妖宗的事宜。
雖然,少女心中依舊難免緊張,但並不畏懼。
僅僅半刻鐘。
阿凌來到了孤月峰下,天火妖宗的山門前。
「站住!你這人族的賤民跑來做什麼?」
看守山門的,是天火妖宗的一批外門弟子,都是妖修。
當看到阿凌這樣一個人族少女前來,都不禁一愣,旋即毫不客氣地喝斥起來。
這是什麼地方,豈是一個人族賤民隨便就能來的?
陰雲厚重,天地一片灰暗。
阿凌默默算了一下時間,便毫不猶豫拔出了背負的骨矛。
而後,她抬眼看向孤月峰最高處,語氣冰冷道
「我叫阿凌,今日要踏滅此地!」
一字一句,擲地有聲。
山門處,那一眾妖修都睜大眼睛,這小丫頭怕不是瘋了吧?
鏘!
還不等他們反應,阿凌已縱身殺來。
骨矛如電,劃破長空。
這一瞬,天穹厚重的陰雲中,也驟然間響起一道驚雷,震蕩四野。
醞釀已久的一場滂沱大雨,隨着雷霆響起,轟然傾瀉而下。
雨幕滂沱,一陣慘叫聲響起。
猩紅的血水剛飛灑出來,就被雨水沖刷。
那十多個天火妖宗外門弟子,僅僅只是靈道修士,哪可能是阿凌對手?
眨眼而已,就已橫死場中。
遠處,那一路跟着阿凌前來的許多身影,當看到這一幕時,都不禁傻眼。
那少女,竟要殺上天火妖宗!?
轟隆!
雷霆激蕩,雨勢愈發狂暴,閃電肆虐,恰似銀蛇在黑雲中狂舞。
天火妖宗上下,都被驚動。
孤月峰最高處,一座大殿內。
「去查!無論是誰,敢在魔烏山殺害我們天火妖宗的傳人,必須為此付出代價!!」
一位妖仙震怒。
他剛得到消息,宗門派遣前往魔烏山探尋寶物的那些傳人,都死在了魔烏山腳下。
這引發天火妖宗上下震怒。
可就在此時,一道急促的聲音在大殿外響起
「老祖,一個人族賤民突然殺到了咱們山門外!還殺了咱們的一些外門弟子!」
大殿內的一眾大人物全都愕然。
什麼時候,人族賤民都膽大到這等地步了?
「對方是什麼來歷,何等修為?」
有人禁不住問。
大殿外,一個老奴飛快道「不清楚,只知道是一個玄照境女子。」
玄照境!?
在座一眾大人物都感到無比荒謬,甚至是可笑。
那位妖仙更是憤怒一拍桌子,「這種屁大點小事,也需要來稟報?一群廢物!」
其他大人物也很生氣。
玄照境的人族賤民而已,殺了就是,還用得着來傳信?
可就在此時,伴隨着一道驚天的雷霆之音,一道血色劍氣乍現。
就像末日之光,突兀地撕裂天宇,降臨人間。
孤月峰上下,全都被染上一抹刺目的血光。
一股無法言喻的恐怖劍威,隨之像風暴般擴散而開。
大殿內,一眾大人物全都心驚,齊齊抬眼看向大殿外。
就見——
一道通天而起的血色劍氣,劃破長空,朝孤月峰這邊斬來。
那劍氣浩瀚磅礴,像九天傾覆而下的血色星河,壓塌了雲層,碾碎長空,怒斬而至。
一下子,所有人亡魂大冒。
……
天羅閣最高層,憑欄處。
「還有一個事情,我想打聽一個被稱作『倉凝妖君』的人。」
蘇奕說道。
澄碧夫人很配合,之前已回答了他許多問題,讓他對當前滄瀾界的情況,有了大概的認知。
雷霆沉悶,大雨傾盆。
天地像被晦暗的幕布籠罩,雨水飛灑如長龍。
在這憑欄處,能夠清楚眺望到這一場大雨是何等磅礴和壯觀。
「倉凝妖君?」
澄碧夫人美眸微凝,似有些驚詫。
她剛想說什麼。
陡然間——
極遠處天地間,狂暴的雨幕中,有一道刺目的血色劍氣沖霄而起!
那劍氣之恐怖,絞碎雲層,壓斷長空,哪怕相隔很遠,依舊讓澄碧夫人渾身一僵,臉色頓變。
「好可怕的劍氣!!」
澄碧夫人驚道,「這是哪路神仙出手,是要對付天火妖宗嗎?」
她一眼看出,那血色劍氣出現的地方,位於天火妖宗盤踞之地孤月峰!!
蘇奕神色平靜,波瀾不驚。
他自然清楚,是阿凌動手了!
這一刻,整個火鼎城都被驚動,不知多少強者心顫。
因為那一道劍氣,實在太過可怕。
轟隆!
而當這一道劍氣斬落。
足有萬丈高的孤月峰,像豆腐似的,被從中間劈開。
山上覆蓋的仙道禁陣,以及那各式各樣的古老建築,盡數被可怕的劍氣摧垮毀掉。
分佈在山上的天火妖宗強者,上到妖仙,下到尋常門徒,在這一道恐怖的血色劍氣面前,都和草芥般不堪,瞬息便魂飛魄散。
被劈成兩半的山體隨之轟然傾塌,砸出漫天的煙塵。
大地都被劈出一道深不可測的巨大溝壑,一直蔓延到極遙遠處。
這一刻,整個火鼎城都猛地劇烈搖晃起來,引發不知多少騷亂。
驚恐的尖叫、倉惶的嘶吼、哭泣般的大叫聲此起彼伏地響起。
全城大亂!
那天穹上,厚重的黑色烏雲,都出現一道巨大筆直的裂痕。
有刺眼的天光乍現,照耀十方。
而那滂沱大雨,還在傾盆而下。
於是,火鼎城上空,上演了一幕半邊大雨半邊晴的奇觀。
阿凌孤零零一個人立在那。
少女一手握着骨矛,一手握着采玄敕令,那輪廓靈秀的眉梢間,帶着一抹恍惚之色。
寥寥一劍,就把天火妖宗劈沒了?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