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江寶寶厲北爵一胎三寶
江寶寶厲北爵一胎三寶

江寶寶厲北爵一胎三寶前夫又來搶萌寶

標籤: 厲北爵 江寶寶 江寶寶厲北爵一胎三寶 都市
火爆新書《江寶寶厲北爵一胎三寶》邏輯發展順暢,作者是「前夫又來搶萌寶」,主角性格討喜,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愛了厲北爵十年,都沒有得到他的心,江寶寶決定不要他了! 甩掉豪門老公後,她帶着一對萌寶走上人生巔峰! 重遇前夫,她這才知道,他還偷了自己一個孩子! 很好,這梁子結大了,江寶寶決定,拿錢砸死他……...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30 03:42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那讓我來看看,小可憐傷成什麼樣子了吧。」秦亦言邊說邊走進房間,臉上還露出淡淡的笑。
那笑容讓白羽菲神暈目眩!
心臟也怦怦直跳。
但是一想到自己此刻是受傷的狀態,白羽菲忙收起興奮,嘆氣道「膝蓋碰到桌子了,好痛!」
「那我來看看。」
秦亦言握住白羽菲的腳腕,輕輕活動了下她的腿,並問「膝蓋還疼嗎?」
「好像……有點。」
「好像?」
白羽菲懵懂地點頭,並說「就是說不上疼,也說不上不疼。」
這評價讓秦亦言笑着搖搖頭「那就是沒事,放心吧。」
「真的嗎,明天不會嚴重的走不了路吧?」
「不可能的,好好睡一覺,明天蹦跳都不在話下。」
有了這番保證,白羽菲放鬆下來。
可隨即,她的鼻子動了下,蹙眉嘀咕道「這是什麼味道啊。」
味道?
秦亦言也聞了聞,然後攤開手掌,問「你說的,是不是這個藥水的味道?」
白羽菲湊過去,之後忍着掩鼻的衝動,點頭說「就是這個味道!但是哥,你手上為什麼會有藥水啊,難道是你受傷了?」
這個假設,讓白羽菲面露緊張。
秦亦言則安撫道「不是我,是你嫂子腳腕痛,我幫她噴葯來着。」
幫……那個女人噴葯?
白羽菲恍惚了瞬。
隨即胸口就被嫉妒的火填滿!
白羽菲不想泄露了自己的情緒,她趕緊垂下眸子,聲音悶悶地說「那我也要噴葯!」
「傻瓜,你這沒有傷,不需要噴葯。」
「可你都幫嫂子噴葯了,為什麼就不能幫我呢?哥你厚此薄彼!」
白羽菲好不委屈地抬起頭,眼睛都紅了。
看她這樣,秦亦言是又無奈又覺得好笑。
他不明白,只是塗藥而已,獨立又要強的妹妹為什麼也要計較。
可看到白羽菲都要哭了,秦亦言只好耐心安慰道「這藥味很難聞,而且附着力很強,弄到房間里,久久都不會散去,什麼香水味都蓋不住。」
這……
白羽菲猶豫了。
慢慢的,也就不再堅持噴葯。
秦亦言見狀,就知道自己的安慰起了作用。
然後,他看向被打開的珠寶盒子,問「喜歡我送你的禮物嗎?」
「喜歡!」
「喜歡就好。」
白羽菲雖然不能讓秦亦言幫忙塗藥,但是……
她挑着眉,一臉期待地說「哥,你幫我戴上項鏈,好不好?」
能被喜歡的人親手戴上項鏈,也是很幸福的!
白羽菲嘴角含笑,萬分期待那一幕。
卻沒想到,秦亦言直接拒絕了「忘了嗎,我手上還沾了葯呢。想臭美,自己戴上就好了。」
「可……」
「好啦,我看你今天也很辛苦,早點休息吧。」
秦亦言站起身,走到門口。
隨後他又想起了什麼,回頭對白羽菲交代道「哦,對了,如果在公司里覺得累,一定要和我說,千萬別勉強。」
「嗯,放心吧。」
白羽菲揚起笑臉,目送着秦亦言離開。
可門一關,就立即變了臉色。
這次回來,她本想利用自己和秦亦言關係親厚,給新嫂子個下馬威。
但現實呢?
自己才是被排擠的那個!!!
不行,不能坐以待斃,必須要換個辦法去對付柳心愛!!!
白羽菲神色莫測。
而重新走回卧室的秦亦言——
一進去就差點沒被直接熏出來!
屋子裡濃郁的藥味,讓他邊咳嗽邊問「柳心愛,你又搞什麼鬼!?」
柳心愛神色淡然地回頭,道「葯的味道太大,我有什麼辦法。」
「但剛剛沒這麼重的味道!」
「那是你以為,其實是一樣的。」
怎麼可能,自己又不是沒有判斷能力!
秦亦言揮了揮手,就走到窗邊,打開了窗戶。
窗戶打開的瞬間,清新的空氣立刻涌了進來。
秦亦言不由自主地深呼吸了下。
但也只是窗口的空氣能好一些,其餘的地方,依舊充滿了他不喜歡的味道。
柳心愛見狀,就連忙出了個主意「如果實在受不住,也可以去別的房間睡。」
聽完柳心愛的話,秦亦言的心頭划過一抹狐疑。
而他身後的柳心愛,語氣依舊平靜「我最近都要噴葯,而且每天兩次。這期間,你恐怕就要……」
「我哪也不去,就在這睡。」秦亦言打斷了柳心愛的話,直接道。
這個決定讓柳心愛不解,忙問「可你不是受不了這味道?」
「其實習慣了也還好,我現在要先去沖個澡。」
秦亦言若無其事地去了浴室。
而沒能得償所願的柳心愛,立即皺起了眉。
這個傢伙,怎麼還改變主意了呢?
明明那麼討厭,幹嘛不去別的房間睡?
真是浪費了自己在空氣里噴的葯!
柳心愛無力地坐了下來,心情鬱悶。
至於秦亦言——
則是冷眼掃了一眼門外。
呵……
就這點小伎倆,還想騙過他?
天真!」
……
第二天——
不知道是不是秦亦言的錯覺,他明明早上也洗過澡,但鼻尖還是縈繞着淡淡的藥味。
那味道讓他有點煩躁。
和一位老總見面的時候,眉頭時而蹙起。
老總與秦亦言私交不錯,見狀,就淡笑問道「秦先生今天心情不好?」
「並沒有,只是……」
秦亦言還沒想好如何應付,耳邊傳來打哈欠的聲音。
聽到聲音,秦亦言與那位老總都看了過去。
這讓哈欠打了一半的白羽菲十分尷尬。
她趕緊坐直身體,抱歉地道「失禮了。」
老總擺擺手,笑道「沒關係,白小姐這是累了?」
倒不是累。
而是白羽菲昨晚一直在思考用什麼辦法對付柳心愛。
辦法是想到了,可天也快亮了。
白羽菲困得不行,此刻是強打精神地坐在這裡。
秦亦言發現白羽菲都有了黑眼圈,便問「昨晚沒睡好?」
「啊……睡的還好,就是昨晚看公司的資料看的太晚,不知不覺天都快亮了。」
白羽菲隨口編了個理由,而這個理由讓老總笑道「秦先生的這位妹妹,還真是刻苦用功。相信不久的將來,貴公司里又會出現一位得力幹將。」
這話,就是恭維而已。
秦亦言不會放在心上。
只是考慮到白羽菲的將來……
秦亦言露出溫和的笑,道「她是我的妹妹,我對她沒有太多要求,她過的開心就好了。」
說著,秦亦言看向白羽菲。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