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驚濤駭浪
驚濤駭浪

驚濤駭浪許一山陳曉琪

標籤: 驚濤駭浪 許一山 都市 陳勇
《驚濤駭浪》是難得一見的高質量好文,許一山陳勇是作者「許一山陳曉琪」筆下的關鍵人物,精彩橋段值得一看:天上掉餡餅,最美縣花主動委身下嫁基層科員,這背後究竟隱藏着什麼秘密? 他,出身農門,撿漏當了公務員,憑着紮實的專業知識,無數奇遇,從一個小科員逐漸成長為一方大員,抱得美人歸。...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3 12:42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第1668章雷霆行動
謝先進的雷霆行動,將衡岳公安系統掀了個底朝天。以至於全市幹警,到了人人自危的地步。
原本以「凈化組織內部環境」為出發點的行動,本意是將公安系統內部的害群之馬揪出來,為下一步全市「百日整治」活動打下基礎。誰料在行動開展之後,才發現原來的估計過於輕視了。
在英朝暉和費勁的支持下,謝先進將「凈化」的初衷轉變為直接打擊,改了行動名稱,叫雷霆行動。
三個月時間,已經將接近四十名幹警的衣服脫了下來。
這在衡岳市引起了巨大的轟動,最直接的後果就是幹警遇到事了,沒人願意主動站出來了。
謝先進也被人詬病為衡岳市權勢熏天的重要人物之一。
權力這東西,一旦失去控制,很快就會讓擁有權力的人迷失自己。
身為市局政治部主任的謝先進,在決定開除一名幹警的時候,甚至都不通過局黨委會議決定,這讓費勁心裏感到極端的不舒服。
隨着打擊面的不斷擴大,雷霆行動很快由市區開始往縣區蔓延。整個公安系統出現了從未有過的人心惶惶局面。
費勁在將情況彙報給了許一山之後,嘆息一聲道「許書記,如果再繼續搞下去,可能整個公安系統都會出現崩塌的現象。」
許一山頷首道「老費,你拿個主意,下步該怎麼走?」
費勁猶豫了好一會,才緩緩說道「我覺得,有必要讓謝先進挪一下位子。」
「具體些吧。」
「現在有兩個地方可供他選擇。一是去長寧縣局擔任局長,第二,如果可以,他本人調離公安隊伍可能是最好的選擇。」
許一山心裏一跳,費勁的話,藏着太多機鋒。他居然想將謝先進從公安隊伍里剔除出去。
「調離?」許一山咀嚼着這兩個字,沉吟着沒有表態。
「我沒別的意思。」費勁連忙解釋說道「讓先進從公安隊伍里出來,是保護他。」
按費勁的說法,謝先進現在得罪的人太多了。他就像一把匕首,瘋狂地一個一個地去割各種各樣的瘤子。在這之間,必然會傷及無辜。
用費勁的話說,現在隊伍幾乎要潰不成軍了。謝先進在他的雷霆行動中,根本就不考慮任何後果。他甚至到了捕風捉影的階段,只要有人舉報,他會第一時間安排人將被舉報者弄起來。
「現在的警務人員啊,誰屁股後面沒有一點屎啊!」費勁感嘆道「現代社會,誰都保證不了自己的隊伍一塵不染嘛。我認為,先進同志有個不太好的問題,他喜歡從針孔里去看待一個人。許書記,你說,以老謝的手段,就是一塊鋼擺在他面前,他也能融化掉啊。」
這段話的意思再明白不過了。一方面他是在譏諷謝先進有點小題大做了。第二方面,他似乎是在警示許一山,再放手讓謝先進這樣搞下去,衡岳市的警察隊伍完全有可能全軍覆滅。
「先進的力用大了一點。」費勁繼續說道「許書記,這與我們當初定下來的目標有太大的出入了。而且,我認為,事態有些尾大不掉的意思了。」
費勁已經晉陞市委常委,又兼着市局局長一職。他的話,許一山不能不認真對待。
和平盛世,費勁就是一個握着刀把子的人。
「這樣吧,老費,你先不急。我找先進聊聊再說。」
下午一上班,謝先進便匆匆忙忙來到了許一山的辦公室。
上午聽取了費勁的擔憂之後,許一山沒敢輕視費勁的意見。他在費勁走後,找了幾個人聊了聊,得到的結果與費勁說的不相上下。
總之一句話,目前全衡岳市的警察隊伍已經出現了嚴重不穩定的狀態。
因為謝先進從來不按常理出牌。他已經從床上揪起來幾個公安隊伍的領導幹部,也帶人出現過在別人舉辦的酒宴上,將參加宴請的幹警當場免職。
衡岳市甚至流出來這樣一個說法,有人願意花三十萬,買謝先進的一條命。
謝先進甚至都沒坐,他看着許一山說道「許書記,我知道你找我是什麼事。」
「既然知道,你得給我一個說法。」
謝先進苦笑道「我現在沒辦法給你一個說法。」
「老謝,你不給我一個說法,我就給你一個說法了。」許一山笑了笑道「你是不是擔憂與我說,會暴露你的機密啊?」
謝先進訕訕道「我在別人面前可能存在機密一說。在許書記你面前,我就是一個透明的人,我能有什麼機密啊?我知道,一定是費書記來找過許書記您了。」
許一山沒有否認,他提醒謝先進道「老費現在對你的安全很擔心。」
謝先進咧開嘴笑了,他不無得意道「說真的,許書記,我從沒想到我的這顆頭還值這麼大的價錢。三十萬啊,出手闊綽呀。」
「你的頭到底值多少錢不說,自身安全還是必須要保護好。」許一山說道「老謝,你告訴我,距離你的目標還有多遠?」
謝先進想了想道「如果有機會,我真想一切推倒重來。但是,現在做不到了,也不可能做得到了。許書記,如果你認為為難了,我可以下來。」
「下來?」許一山淡淡一笑道「你覺得開弓之後,還有回頭箭嗎?」
話雖沒說明,但含義已經擺在哪裡了。
許一山對謝先進持有明顯的支持態度。
謝先進愣了一下,感動不已道「現在能理解我的,恐怕也只有許書記你一個人了。不過,不管我遇到多大的困難和阻力,只要我的命還在,我就絕不手軟,絕不回頭。」
許一山暗暗點頭。
謝先進在這三個月時間裏,他先後拿下四十一個幹警。最高級別的有治安支隊的王芳慈,最低到普通幹警。至於派出所所長一類的中層幹部,更像是冰雹一樣,紛紛掉落下地。
四十個人被勒令離開警察隊伍,其中直接宣布開除過警察隊伍的就有十人之多。對問題稍微不那麼嚴重的,謝先進並沒直接一棍子打死。
現已移送起訴的就有五人。這五個人當中,有涉嫌充當保護傘的,也有因為刑訊逼供而造成嚴重後果的。令謝先進憤怒的是,在查處這批人的過程當中,他發現不少人是混進公安隊伍的害群之馬。
比如,他在緝毒支隊就揪出來一個原周文武安排隱藏在警察隊伍中的一個人。
「許書記,你還記得王芳慈吧?」謝先進試探地問。
許一山點了點頭道「當然記得。這個人現在這麼樣了?」
「您等等,我給你看一樣東西吧。」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