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快穿】黑化反派,寵上天
【快穿】黑化反派,寵上天

【快穿】黑化反派,寵上天兔淼淼

標籤: 【快穿】黑化反派,寵上天 白鈺 聶凌宇 都市
《【快穿】黑化反派,寵上天》是作者「 「兔淼淼」」的傾心著作,白鈺聶凌宇是小說中的主角,內容概括:新書《【快穿】病嬌男神,獨寵我》求收藏 他美艷,他禍水,他天下無雙…… 他是天下人爭搶的目標,沒有人可以抵禦他的誘惑,也沒有人會不愛上他。 為了拯救被反派們崩壞了的世界,白鈺穿梭在各個位面,只為讓反派們感受到這世間的溫暖,樂不思蜀,沉溺其中。 霸道總裁:再也別想逃出我的手掌心! 腹黑竹馬:...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29 15:02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墨亦寒用力的吻着白鈺的嘴唇。
曾幾何時,他一直在做着這樣的夢。
從白鈺對他好的那一刻,他就在做着這個夢了。
把他關起來,讓他變成自己一個人的所有物。
現在終於已經達成
「白鈺哥,你現在終於是我的了。
你有沒有想過,會有這麼一天呢?
如果,你早就知道
你會不會後悔對我好?
不過
已經沒有關係了。現在,你已經沒有辦法再後悔了。
你以後就是我一個人的」
墨亦寒一邊說著一邊用手將白鈺身上的衣服拉開,將他滾圓的肩膀露了出來。
墨亦寒眼神熾熱的看着眼前的人,就連呼吸都已經開始變得粗重。
他用手描繪着白鈺肩膀的形狀,然後發狠的在上面咬了一口。
這個混蛋,一直以來都把自己當成一個替身。
他可能死都不會想到,這個替身也有一天能夠把他給囚禁起來!
以後,自己再也不會是那該死的替身了!
墨亦寒之前雖然在白鈺喝醉了的情況下,和他發生過關係。
那個時候,他已經得到了白鈺的人。
可是即使這樣,也不像現在,這樣讓墨亦寒有安全感
他愉悅的牽起白鈺的手,看着上面自己給他綁的鐵鏈,然後深情的吻在上面。
嘴角輕輕牽起。
從此以後,他再也不會讓白鈺有去見墨青嵐的機會了
白鈺睜開眼睛的時候,是被疼醒的。
墨亦寒正俯在他的身上,用力的咬着他的肩膀。
白鈺感覺自己的後脖頸還泛着疼痛。現在這傢伙又在咬着自己。
他在做什麼?
才剛剛醒過來白鈺還沒有搞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
腦子裡還是墨亦寒在大軍面前用劍指着自己的畫面。
白鈺到這種時候,還以為那時候墨亦寒是在和自己開玩笑。
可是,在那種環境下開玩笑,是會被誤會的。
一個國家的皇帝,用劍指着另外一個國家的皇帝。
這不就等於準備要兩軍開戰嗎?
白鈺那個時候就急的要命。現在醒過來最惦記的自然也是這件事情。
他害怕自己軍隊的士兵會誤傷墨亦寒。
「亦寒,你沒事吧?」
白鈺嘶啞着聲音對着眼前的人說出這樣的話,急着想要確認眼前的人有沒有受傷。
手指伸了出來,想要檢查他的身體。
可是還沒有等墨亦寒回答,白鈺就已經發現自己只要動一下就會有叮叮噹噹的聲音發出。
再然後白鈺竟然發現自己的雙手,甚至雙腳全部被鐵鏈子給綁住了。
白鈺整個人愣住。
他獃獃的看着自己手上的鐵鏈,到現在都還是不明白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墨亦寒怎麼可能會用鐵鏈子將自己綁住?
雖然之前的世界裏面白鈺也經歷過這樣的事情。
但是很多時候都是白鈺把傅岩給惹毛了,讓他嫉妒心大起。
但是這個世界,白鈺自詡對墨亦寒很好。
他簡直就是在掏心掏肺的對待他。
甚至把他當成自己的孩子,無微不至的在照顧着他。
白鈺從來沒有對除了墨亦寒之外的任何人這樣好過。
他一直把自己和墨亦寒畫成了一個圈。
而他也乖乖在這個圈裏面待着,從未逾越一步。
因為墨亦寒真的很敏感。
童年的不辛,讓他的性格滿是陰鬱。
白鈺為了照顧好他,害怕這個小傢伙會嫉妒,永遠都是把他放在第一位的。
甚至,對自己都沒有對他好。
可這個傢伙到底在做什麼?
怎麼把自己給綁起來了?
白鈺還在那邊愣神,就在這個時候,門外忽然響起了敲門的聲音。
「陛下,您要的東西來了。
原本照顧白鈺的太監總管端着一碗粥過來了。
白鈺還以為他在叫自己,可是他還沒有來得及回答,卻聽見墨亦寒說道「進來吧。」
太監總管端着粥走了進來,然後跪在墨亦寒的面前,將它遞給墨亦寒。
而墨亦寒也將粥從太監總管手裡接了過來。
直到這個時候,白鈺才發現了自己的不對勁。
因為自己才是這個國家的皇帝,可是他身邊的太監卻在叫墨亦寒陛下。
「陛下?」
白鈺有些奇怪的看着墨亦寒。
墨亦寒並沒有回答白鈺,而是對着那個太監總管使了個眼色,讓他先離開這裡。
直到房間的門全部關了起來之後,墨亦寒才端着粥對着白鈺說道「哥,你睡了好久,肚子餓不餓?先喝點粥吧」
白鈺皺着眉頭,看着墨亦寒,「你還沒有回答我,為什麼我宮裡的太監,會叫你陛下?你為什麼又要用鐵鏈子把我拴起來?」
墨亦寒依舊沒有回答白鈺,他用手裡的勺子舀了一勺粥,放在了白鈺的嘴邊,道「哥,你先吃東西。我過會告訴你。」
看着墨亦寒充滿誠摯的眼神,白鈺將心裏的疑惑先按了下去。
墨亦寒是白鈺一手帶大的。
白鈺對於他的包容也高於之前的任何一個靈魂碎片。
到底是自己養大的小孩,白鈺不相信他會對自己不利。
將心裏的怒氣先壓了下去,沒有讓他喂,白鈺把墨亦寒手裡的粥接了過來,自己一口一口的喝。
他過會一定要墨亦寒給自己好好的解釋清楚。他到底在搞什麼?
等把粥喝完了,白鈺把碗放在旁邊,又對着墨亦寒說道「我已經吃完了,你現在可以告訴我了吧」
可是,話還沒有說完,墨亦寒卻已經湊了過來,在白鈺的嘴角舔了一下。
「哥,你沒有吃乾淨,嘴角還有」
這是白鈺第一次在清醒的時候和墨亦寒有這樣親密的肢體接觸。
一直以來都把墨亦寒當成小孩來照顧,忽然被這樣,白鈺下意識的往後躲了一下。
可是白鈺不知道,他只是下意識的舉動,卻徹底惹惱了墨亦寒。
因為以前白鈺也是這樣,總是這樣恪守着所謂的禮儀,從來沒有越過雷池一步。
最開始的時候,墨亦寒還害怕白鈺對他不軌。
可是後來,他竟惱怒白鈺居然沒有對他不軌。
就和他的父王對待母妃一樣,只是虛假的對她好,卻從來不肯碰她。
就是為了他那個所謂的真愛!
眼看着白鈺在躲自己,墨亦寒猛地捏住白鈺的下巴,粗魯的吻在他的唇上。
另一隻手用力的摟住白鈺的腰,根本不給他任何躲閃的空間。
白鈺簡直被墨亦寒嚇到了。
墨亦寒的吻來的又凶又狠,彷彿要把白鈺整個人給吞進肚子里去。
可他帶出來的小孩明明又可愛又乖,怎麼會忽然變成這樣?
白鈺感覺自己連呼吸都沒有辦法呼吸了
胸腔里的空氣越來越少,他已經要窒息而亡。
白鈺難受的想要推開墨亦寒。可他越是這樣,墨亦寒越是惱火。
他咬着牙看着白鈺,將吻變得更加強硬。
「為什麼要躲我?以前我每次和你親近的時候,你也總是在躲我。」
白鈺難受的推着他,也不知道這個傢伙到底在發什麼神經?
「那是因為你還小。」
墨亦寒咬着牙道
「可是現在我已經長大了。你還是在躲我!」
他捏住白鈺的下巴,異常兇狠的說道
「我不會再給你躲我的機會了。」
說著他竟然在撕扯白鈺的衣服。
白鈺簡直不敢相信的看着他。
「你到底在幹嘛?」
這些日子,白鈺一直在等墨亦寒回來。
害怕墨亦寒奪取王位會有不測,白鈺給了他最好的毒藥,派暗衛去保護他。
甚至還在暗地裡悄悄籌備他們倆的婚禮。
白鈺知道自己醉後和墨亦寒發生關係的時候,雖然驚訝但是也沒有生氣。
甚至,他也是願意和他做這種事情的。
可是,為什麼會忽然變成這樣?
白鈺根本不能接受墨亦寒這樣對待自己。
明明是你情我願的事情,可是他竟把自己用鐵鏈子綁起來,這樣強迫自己。
這傢伙到底在發什麼神經?
「墨亦寒,你放開我。」
白鈺掙扎着想要推開眼前的人。
可是這個時候,白鈺忽然感覺剛剛還充滿力氣的自己竟完全使不出勁。
力氣像是被一點一點抽空了。
手指也漸漸的開始麻痹。
白鈺感覺自己整個腦子都嗡嗡的。
他簡直不敢相信的看着墨亦寒,「你給我下毒?」
因為白鈺也會用毒,自然對毒特別敏感。
「是剛剛那碗粥嗎?你在粥里下毒?」
白鈺怎麼樣也不相信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可是,墨亦寒竟黑着一雙眼眸對着他說道
「沒辦法,白鈺哥使毒那麼厲害。光是用鐵鏈拴住,怕是還不夠。
如果我沒有給你下毒的話,你會趁我不備逃走的
剛剛,你不是問我,為什麼你的太監總管會叫我陛下嗎?
那是因為我趁你暈過去的這段時間,將整個王宮都攻下了。
白鈺,現在我才是這樣的皇帝,而你只是我的禁臠而已。」
白鈺整個人都懵了,他簡直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人。
腦子裡完全一片空白。
他一手養大的崽子,竟然反過來攻打了自己的國家,奪取了屬於自己的王位。
白鈺從來都沒有坐皇帝的心。
只要墨亦寒開口,他很樂意把王位讓給他。
可是,卻不是像現在這樣,被墨亦寒生生奪走!
而墨亦寒在這個時候,又低下頭親吻住白鈺的嘴唇。
「白鈺哥,你知道嗎?我剛剛一直在等你醒過來。就是為了讓你親眼看見我是怎麼親你的。」
他一邊說著,一邊將白鈺身上的衣服拉開。
「也讓你看見,我是怎麼佔有你的你不是不願意碰我嗎?我偏要和你親密!」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