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李有為
李有為

李有為喬梁

標籤: 喬梁 李有為 都市
都市小說《李有為》,現已完結,主要人物是喬梁李有為,文章的原創作者叫做「喬梁」,非常的有看點,小說精彩劇情講述的是:普通人做事,聰明人做式,高手做局。 隨着老闆突然出事,職場春風得意的喬梁遭遇重挫,隨即又被妻子背叛,更可怕的是,他發現自己落入了一個精心布置的圈套……...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29 11:36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眼下聽到魯明即將卸任市局局長一職,付林尊沒來由產生了某種聯想,道,「蔣書記,魯書記不再兼任市局局長一職,應該不會是跟這次吳書記被劫持的事有關吧?」
蔣盛郴嚇了一跳,「不可能吧?」
付林尊繼續說著自己的想法,「蔣書記,您想想,吳書記被劫持這麼大的事,總要有人出來承擔責任吧,魯書記會不會是因為這個原因才被拿掉局長一職?」
蔣盛郴搖了搖頭,「這都是你的猜測,應該跟這事沒啥關係。」
付林尊聽了道,「算了,我也是隨便猜的,上頭領導的心思不是咱能猜透的,不說這個了,說說巡查組的事,蔣書記,我的人這兩天發現巡查組的人一直在我們古峰社區里走訪調查,都是在了解付白山的事,我總感覺要出事。」
蔣盛郴神色一沉,「你不是說前兩天那喬書記去了你公司,只是坐了一下就走了嗎?」
付林尊道,「沒錯啊,那喬梁只是坐了幾分鐘就走了,要走了一份當初我們公司跟付白山那白痴簽訂的一份動遷補償協議,然後也沒多說啥,看他的樣子,好像也沒懷疑什麼,我以為這事應該就這麼過去了,哪知道周末這兩天巡查組的人一直出現在我們古峰社區里,專門逮着付白山的事問。」
蔣盛郴臉色難看道,「這喬書記是徹底盯上這事了吶,前兩天你跟我說喬書記去了你公司,我就有點擔心,現在看來,我的預感沒錯。」
付林尊煩躁道,「蔣書記,那現在咋辦?巡查組要是沒完沒了追查這事,沒事也會被查出事來啊。」
蔣盛郴苦笑,「巡查組又不歸我管,你說我能咋整?」
付林尊道,「那徐市長呢?要是徐市長發話,能把巡查組調回去嗎?」
蔣盛郴無奈地看着付林尊,「這巡查組是市裡統一部署的,不是某個領導說撤回去就撤回去的,再者,付白山這事,我壓根不敢讓徐市長知道,要是去跟徐市長說這事,估計徐市長要罵娘。」
付林尊道,「那咱們總不能就這麼乾瞪眼吧?」
蔣盛郴沒說話,付白山這事,蔣盛郴也被整地挺頭疼,這事說到底跟他是沒直接關係的,這也是他不願意深度干預的緣故,他在劫持現場讓區局的人果斷擊斃了付白山,其實已經是幫了付林尊大忙,後面要是接着插手這事,難保不會引火燒身,但他跟付林尊的關係又決定了不可能完全置身事外。
沉默片刻,蔣盛郴道,「老付,還記得我之前跟你說過要做最壞的打算嗎?實在不行,趕緊找個夠分量的人主動出來頂罪吧,別讓巡查組的人再往下查了,不然只會越來越被動。」
聽到蔣盛郴這麼說,付林尊嘴角抽搐了一下,他哪裡不明白蔣盛郴的意思,蔣盛郴是要他那擔任集團總經理的弟弟出來頂罪,這對蔣盛郴來說是最好的辦法,卻是付林尊最不願意走的一步。
見付林尊不吭聲,蔣盛郴繼續道,「老付,該犧牲的時候就得犧牲,吳書記被劫持這事影響太大了,如果巡查組真的盯着這事不放,想要矇混過關是很難的,雖然你那邊做了一些應對措施,但你能確保你做的天衣無縫?」
付林尊道,「蔣書記,事情還沒到最壞的地步呢,總不能就這樣讓我弟弟出去頂罪吧。」
蔣盛郴搖頭道,「等事情到了最壞的地步,那估計就來不及了。」
付林尊道,「現在事情都還在我的掌控中,我覺得沒必要急着做最壞的打算。」
蔣盛郴呵呵一笑,「既然事情還在你的掌控中,那你現在擔心什麼?」
付林尊乾笑道,「我這不是居安思危,早做準備嘛。」
蔣盛郴瞥了付林尊一眼,「你有這種想法,說明你心裏還是擔心的,我還是那句話,早點找個人出來頂罪,化被動為主動,不然越到後面對你越不利。」
付林尊不說話,心裏暗暗罵娘,蔣盛郴是站着說話不腰疼,特么的,讓其弟弟出來頂罪試試?他還有一句話沒說出來,他和蔣盛郴是一條船上的,他要是沒落着好,蔣盛郴也跑不了。
兩人交談着,黃原,省大院。
楚恆手捧着茶杯,站在窗戶前默默地想着心事。
楚恆此時正在琢磨着江州的事,他現在雖然人在黃原工作,卻一直在關注着江州的情況,尤程東升任副市長並將出任市局局長的事,楚恆今天上午第一時間關注到了,此刻他就是在琢磨這事。
尤程東同魯明之間的人事變動,讓楚恆嗅到了某種微妙的信息,楚恆很清楚,魯明是站隊徐洪剛的,眼下魯明沒能再兼任市局局長一職,這說明吳惠文和徐洪剛已經開始在暗中較勁。
轉身走回辦公桌旁,楚恆從抽屜里拿出一個u盤把玩着,這個u盤裡記錄著薛源將伍文文推下樓的視頻記錄,楚恆這兩天一直在琢磨什麼時候才合適將這事給曝出來,眼下似乎還不是太好的時機,不過尤程東頂替魯明擔任市局局長,這無疑是個很好的信號,楚恆心想越是這時候越不能着急,他必須穩住,穩紮穩打,一步步來,如今徐洪剛正是意氣風發的時候,他必須保持耐心。
手指頭輕敲着桌子,楚恆沉思半晌,眼裡閃過一絲狡黠的光芒,徐洪剛和吳惠文既然已經開始鬥起來了,那他就先從這事入手,在兩人中間再添一把火,讓兩人斗得越狠越好,最好是咬起來,他好隔岸觀火,坐山觀虎鬥,最後說不定他能坐收漁翁之利。
心裏想着,楚恆將手頭的u盤重新收了起來,拿出手機,撥打了一個電話。
電話接通,對面傳來了一聲略帶低沉的聲音,「楚主任。」
楚恆徑直道,「你將徐洪剛暗中干預和插手中天集團在江州投資的兩個項目的事捅給吳惠文知道。」
對面的人聽到楚恆的話,遲疑道,「楚主任,這事咱們還沒有掌握足夠的證據,就這麼捅出去會不會適得其反?」
楚恆笑道,「咱們要是有足夠的證據,我還用得着捅給吳惠文嗎?我不會直接捅給省紀律部門嗎?」
對面的人疑惑道,「楚主任,那您的意思是……」
楚恆微微一笑,「咱們現在還沒足夠的證據,但可以讓吳惠文幫忙去查嘛,吳惠文一旦去查了這事,那不等於間接幫了我們的忙嗎?」
對面的人道,「可如果吳書記沒有動作呢?」
楚恆道,「吳惠文如果沒有動作,那我們就不停給她寄材料,直到她開始有所動作為止。」
對面的人又道,「楚主任,這麼搞我擔心會沒效果。」
楚恆有點不耐煩道,「有沒有效果試了才知道,你按我的吩咐去做就行,不用質疑我的決定。」
對面的人趕緊道,「那我按楚主任您的吩咐做就是。」
楚恆這才滿意地點頭,繼續道,「一旦吳惠文有動作,你就再把這事捅給徐洪剛知道。」
「啊?」對面的人明顯被楚恆的吩咐搞得有些發懵。
楚恆道,「你照做就是。」
對面的人發愣了片刻,旋即明白了楚恆的意思,楚恆這是要讓吳惠文和徐洪剛斗得越厲害越好。
兩人低聲交流着,直至楚恆辦公室門外響起了敲門聲,緊接着外面的人直接推門而入,楚恆見是妻子俞小丹,跟對面的人說了聲再見,匆匆掛了電話。
收起手機,楚恆納悶地看着俞小丹,「你怎麼來了?」
俞小丹笑道,「咋的,我不能來你辦公室嗎?」
楚恆笑道,「我不是那個意思,你上午時間不都喜歡去做做美容,喝喝咖啡嘛,今天怎麼有空到我辦公室來了?」
俞小丹笑了笑,「我來視察你楚主任的工作,歡迎不?」
楚恆聞言跟着開起了玩笑,「歡迎之至,我是不是還得說一聲感謝領導來視察指導?」
俞小丹笑道,「你要是發自內心的歡迎,那我就勉為其難地指導一下。」
夫妻倆開着玩笑,俞小丹打量着楚恆的辦公室,她還是頭一次過來,目光掃視了一圈,俞小丹道,「你這辦公室缺少了點綠植,看着缺乏生氣,回頭我給你弄幾盆綠植過來,幫你裝扮裝扮,讓你這辦公室生機盎然。」
楚恆聽到對方的話,眉頭微不可覺地皺了一下,他不喜歡別人干預自己的任何事,哪怕是辦公室布置這種無關緊要的小事,但俞小丹如今是他的妻子,楚恆心裏雖然不悅,但嘴上也不好說啥,笑道,「行,我相信老婆的眼光,正好你幫我辦公室多增加一點綠色。」
俞小丹聽到『綠色』兩字,眼底深處閃過一絲異色,很快就消失不見,點頭道,「下午我就去花弅市場給你挑幾盆。」
楚恆點了點頭,又看了看俞小丹,「小丹,你今天到我辦公室來,不會只是沒事過來閑逛的吧?」
俞小丹笑道,「確實有點事,不過主要是我還沒到過你的辦公室,也想過來看看,不然我對自己丈夫也太不關心了。」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