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玄幻›林辰趙無極
林辰趙無極

林辰趙無極九天斬神訣

標籤: 林辰 林辰趙無極 玄幻 秦月兒
玄幻小說《林辰趙無極》目前已經全面完結,林辰秦月兒之間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九天斬神訣」創作的主要內容有:隨即,林辰便見黑暗之中出現了一道階梯,階梯一路往上,也不知道盡頭在哪裡。林辰心中震撼,不知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他咬咬牙,拾級而上。階梯上,布滿了瘡痍,到處都是斷刀殘劍,破裂的戰甲,折斷的羽翼,只是看這些,就能想像這一路上爆發過何等慘烈的大戰!這到底是什麼階梯...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30 01:40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應該就在附近,在地底!」蟲蟲喝道。
這山脈表面若是有什麼,早就該被尋出了,只能是地底。
當下林辰帶着月嬋落入山林之中,蟲蟲仔細感應,不斷指引方向,最後踏足到一片山坳裂谷內!
這地方,踏足之時,林辰就是心頭一震,瞬間感覺到了這片山勢與別處不同,天地自然好像就在此地天然的布下了場域。
林辰將手伸向一邊的岩壁,雖然神色一變,手竟然將岩壁直接穿透了!
這岩壁並非真實存在着,而是幻象!
林辰瞳孔頓時收縮,竟然連他的感知都無法識破這重幻象!
就算被此地霧靄干擾了感知,也不該如此。
林辰皺眉,身上神力激蕩,他走進了岩壁,但是再往前時,卻是被阻擋了,前面什麼都沒有,但卻是堅硬一片。
這裡才是岩壁!
虛實結合嗎?
林辰往後退了一步,但是背後,卻又是堅硬一片,是岩壁!
林辰這下心頭真的震動起來了。
身後明明是剛剛走過來的路,剛才只是幻象,現在竟然變成了真實的岩壁!
這鬼地方,到底怎麼回事!
難怪連半步神國都可能死在這裡,在霧瘴對感知極大的削弱之下,又有這般天然場域,如何才能走出去?
林辰冷哼一聲,當下直接一劍斬出!
劍光斬出,斬入岩壁,但岩壁卻是幻象,不過馬上就是「轟」的一聲,應該是斬中真實的岩壁了,卻再無聲響!
這一劍,什麼都沒有改變,就像是石沉大海,消失了!
「接下來怎麼辦?」月嬋臉色有些蒼白的問道。
「這裏面一定藏着通往地底的路,尋出來就好了」,林辰道。
尋出來就好了……
月嬋有些苦澀,哪有說得這般簡單?
不過現在也只能聽從林辰的安排。
法則之眼。
林辰跟蟲蟲共享瞳力,法則之線頓時充塞了整個視野,不過今時不同往日,現在的林辰,對法則之眼的承受能力已經大幅增強。
即便如此混亂交錯,也不至於如之前那樣,好像腦袋要炸掉一般。
法則之線十分的繁雜,諸多法則不斷跳動着,想要尋到所需的那一根,自然不容易。
不過還好蟲蟲在,它與鬼靈之間的感應,能夠與法則之線相互印證。
「這邊嗎?」林辰往一個方向走去,循着法則之線往前,至於幻象還是真實,通過這些線條,林辰已經能夠窺探一二。
之後,就再也沒有「鬼打牆」一般,無法往前,行走得相對順暢。
月嬋有些無語,她甚至不知道林辰是如何做到的,畢竟她連半點端倪都看不出,此地的場域,她一人,根本無從破解。
走了大概半天,林辰他們來到了一座山峰的山腰上,在這裡,一間非常矮小的破磚房,已經十分的殘破,磚石都已經風化了。
往裡看去,可以看到一座半毀的雕像端坐其中。
「像是供奉山神的小廟」,月嬋道。
在各地大廟之外,往往會有一座很小的小廟,用來供奉山神土地,分祂們一些香火,以保大廟泰然。
這座小廟的規格,的確像是供奉山神的。
「山神土地之類的神明,十分的弱小,祂們能夠得到的香火有限,幾乎都是其它香火神明指甲縫裡流出來的」,白書道。
山神土地也是香火神明,是人們乞求大地物產豐富,才拜山叩土,這才匯聚的香火。
不過人們對於大地的敬畏,自然比不上對於神明的尊崇,所以只是附帶信奉,算是在土地上建造廟宇,而給山神土地的一點好處。
當然,凡人只是用最樸素的觀念,在做這些事情,他們並不會知道,原本沒有的山神土地,因他們而誕生在這個世界上。
「這裡什麼都沒有了,卻還有這樣一座小廟,真是奇怪」,月嬋蹙眉道。
山神不過是小神,力量微弱,往往建造在大廟之外。
如今大廟都不見了,痕迹都沒有剩下,這座廟卻還在,自然非同尋常。
而林辰所見,這座廟有着特殊的法則之線,怕是與某處神秘地帶相連接。
但他卻無法抓住,畢竟知道法則與利用法則就完全是兩回事了。
「那鬼靈怎麼找到這裡的」,林辰蹙眉。
是十首九嬰的主魂在主導,讓鬼靈來到此地做一些事情,還是說,鬼靈本身就與此地有關?
煉獄,那地方是過去一位強大帝皇創造的小世界,後來被當做囚籠一般來使用,被放逐其中的皆不是尋常存在。
雖然鬼靈的形成,是因為大量殘破魂體再度聚攏而來,並非生靈魂魄直接轉為厲鬼,但並不代表完全喪失了過去的認知。
其中的強者,保留着過去的記憶也說不定!
「不好說,煉獄那地方,妖邪無比,在那位帝皇隕落之後,似乎還有人控制着那個小世界,並且不斷有生靈死後的魂魄被輸送進去」,白書道。
「正常來說,送入的魂魄最終都會被送入輪迴,進行往生,但這已經證實是失敗的嘗試,魂魄皆會破碎,最後滋生出了鬼靈,但也有例外,比如主魂,便是不受煉獄力量的摧殘,至今依舊存在。」
林辰點點頭,總之,還是要先尋到那鬼靈才行,這傢伙應該是去了地底,但現在林辰不得其門。
「這地下應該有什麼,不過,要怎麼下去?」林辰眸光閃動。
強行突破,顯然不容易,此地山勢場域不是那麼容易能夠突破的,否則,這下面真有什麼,也不會留到現在。
「那鬼靈是怎麼下去的!」蟲蟲也是疑惑,這裡並沒有路,但它的感應,的確來自此地。
起碼那鬼靈必然是到了這裡,然後才消失不見。
「到了此山此界,或許只能問問此地的主人」,白書道。
山的主人,自然是山神。
「這山神還能存在嗎,如此破敗,早已斷了香火」,林辰蹙眉。
弱小的神明,一旦香火斷絕,自身就會不斷衰敗,時間一長就煙消雲散了。
更不要說,山神土地本就極少凝聚出神格來,就更是無法長久。
「誰知道呢,試試唄」,白書笑道。
林辰點點頭,當下取出三炷香點燃,插在了神像前的石縫裡。
白煙裊裊,散入空氣中,這就是香火。
當然,香火不是只有香與火而已,還需內心信仰,信仰的願力,才是推動香火神力的關鍵!
「你心中當真虔誠嗎?」月嬋瞥了一眼。
「自然不」,林辰道。
他從不信神,更不跪神!
月嬋嘆了口氣,她們玄女宮雖然並沒有信仰的主神,並非宗教道統,不過她對諸神卻也存着敬畏。
尤其是山神土地等小神,在她看來,那才是真正保護着一方水土的神明,不像那些強大神明,只求聚攏香火,凝聚神格。
當下月嬋取出三炷香,點燃搖滅,白煙徐徐往上升騰而起。
她跪在小廟前,虔誠祈禱,希望能夠得到山神的幫助,肅清妖邪鬼魅!
林辰微微側目,這事他可做不到。
希望有點用吧。
那白煙點點,開始有了變化,不再是裊裊升起,而是徐徐飄向那殘破的神像,繚繞着神像流轉!
竟有這般明顯的變化!
神性還在嗎?
看來是真的餓極了,就像是土地完全乾涸,出現一點水源,就迫不及待的吸收,已經有些不顧形象!
神,鮮少會顯露如此急迫的模樣,畢竟這樣有損神明威嚴。
不過也是,都這樣了,還顧及什麼神明威嚴。
林辰微微鬆了口氣,現在好歹是有了變化,起碼這上面的神,還是存在着的。
只是這神只顧着吞食香火,並沒有其它的反應。
林辰眉頭皺了一下,然後上前,「既然收了香火,就給點反應吧,不然我只能拆了你的廟,毀了你的神像!」
拿了好處不辦事,就算是神也給你揚了!
月嬋頓時喝道「公子不可如此!」an五
「再不進去,我們都要有麻煩,還顧得了這落魄神明?」林辰哼了一聲。
既然沒反應,那就只能動手了。
當下林辰拔劍,道一·斬神已經準備就緒。
「停,停手,少俠不要衝動,老朽在的……」一道微弱蒼老的聲音在林辰和月嬋腦海中響起。
山神在回應他們!
月嬋眸光一閃,有些驚訝,此地的山神竟然真的給了回應,看來,神也沾染了世俗的氣息,畏懼力量。
「在你不早說?」林辰哼了一聲。
「少俠誤會了,老朽方才實是無法回應你們,老朽神國朽滅,最後的神力也即將流干,若非剛才那點點香火,老朽已經隨風散去了!」山神急忙道。
聽聲音的確是虛弱無比。
月嬋聞言,又是插了幾炷香,點燃了燭火,給山神進一步補充香火。
山神當下更加不顧形象的吞食,總算是恢復了幾分,算是吊住了神命。
「您就是此山的山神嗎?」月嬋問道。
「是啊,可惜這片山早已無人踏足,更沒有人祭拜,老朽在過去雖凝聚了神格,構築神國,但也敵不過歲月消磨,早已到了腐朽的地步」,山神哀嘆一聲。
香火神明自生靈信仰中誕生,承受香火,祂們的確高高在上,可一旦沒有了香火,祂們也就成了無根之木,註定凋零。
這就是香火神明的劣勢,祂們自身即便凝聚出神國,甚至可以踏出神國,真正顯化人間,但卻無法憑藉自身的力量凝聚出神力來。
月嬋嘆了口氣。
她無法幫到山神更多,畢竟山神離不開自己的山,這座山已經在死亡霧區中,人跡不至,即便今日活了,很快祂一樣會死。n
這就是山神土地的悲哀,祂們沒辦法如別的香火神明一樣,通過傳播信仰而轉移。
祂們的根就在這裡。
「山神尊上,您可否告知我們此地的情況?」月嬋問道。
他們做不了什麼,自然也不必廢話,直入正題即可。
「好,相見即是緣分,那老朽就同你們說說吧」,山神緩緩道來。
按照祂的說法,此地在救援過去,曾是一大強勢道統,信仰着一位雨神。
據說,此地有一段無比漫長的歲月處於乾旱之中,大地乾涸,寸草不生,地里根本長不出糧食,百姓只能啃食樹皮乃至土塊度日。
為了活下去,人們開始祭拜雨神,希望雨神顯化,可以降下大雨,潤澤萬物,救民水火。
也不知是不是天數,那之後不太久,大雨滂沱,百姓從絕望中看到了希望,有了水,就有了活下去的可能!
由此開始,萬民開始大量的祭拜雨神,規模越來越大,直至最後,雨神的信仰傳播全域!
藉助雨神信仰而建立的道統,應運而生,喚作雨神府,有了強者刻意的引導與傳播信仰,雨神府的實力開始快速成長,而雨神,更是凝聚出神格,構築神國,成為當時頂級的香火神明。
只是天下之勢,盛衰往複,為時光永恆。
雨神道統最終盛極而衰,一朝神形俱滅,大地上開始有新的道統出現,各自爭奪信仰。
不過再也沒有成氣候的香火神明誕生,直至今日,這片區域甚至成了人跡不至的荒山野嶺,一切歸於天地自然。
「雨神為什麼會隕落?」林辰好奇的問道。
按照山神的說法,那位雨神已經達到了極高的層次,比之今時今日的山河仙尊也不遑多讓。
「少俠,武者一生所求的武道極點在何處?」山神卻是問道。
「帝皇」,林辰想了想回答道。
擁有帝皇稱號的存在,如古之三皇,應該就是武道的絕顛了!
「那神道的極點呢?」山神又問。
神道,神明的路,祂們也在成長壯大,祂們最後會的歸處又是哪裡?
林辰從未想過這個問題。
「神界,虛無縹緲,但確實存在的神界,那生來,就是神明之國度的世界!」山神道,充滿了嚮往。
「天神所在的世界嗎?」林辰眸光閃動,微微哼了一聲。
「是啊,香火神明,似乎生來就有此執念,那就是有朝一日飛升神界,成為天神,好像只有如此,才算是真正的神明!」山神不無苦澀與嘲諷。
這山神的脾性,倒是與人差不多,如此侃侃而談,不像是往日威嚴的神明。
「可神明飛升,那餘下的信仰道統呢?」林辰疑惑。
「這個,老朽就不知了」,山神道。
祂只是此地山神而已,只是一個小神,過去是跟着雨神沾光,才能活到今日。
不過這個疑問有白書來回答,「兩種辦法,一個,是舉教飛升,這也是塵世之人願意供奉神明的原因,因為有朝一日,可以跟隨神明一同飛升成神!」
「另一個,就是在飛升之前留下足夠強大的神胎,讓道統得以繼續運轉,或許有朝一日再出一位可飛升神界的神明,那時候,合二為一,便是在神界,怕也有着不低的地位了!」
「當然,神界的具體情況,無人知曉,一切也只是根據過去種種跡象得來的猜測,飛升一說,有過不少例子,但真正成功與否,無法查驗。」
神界。
天葬深坑,據說乃是一角神界跌落人間。
定軍山神榜之地,也是一片神土。
不死天皇在神幕之後,遠離人間,似乎就在神界之中。
神界,怕是真實存在的。
只是離塵世太遠,離現在的林辰也太遠。
「雨神飛升失敗之後,留下了什麼嗎?」林辰問道。
這片山區之下,顯然是有着什麼的。
山神沉默了好一會兒,道「雨神在飛升之前,尋到了老朽,給老朽渡了無上神力,借了老朽這座山,祂在這片山脈布下了一些東西,但具體是什麼,老朽並不知。」
連山神都不知曉嗎?
「其後雨神飛升失敗,就再也沒有出現過」,山神嘆了口氣。
「雨神既然身殞,你怎麼不自己去探究一番?」林辰道。
「不瞞少俠,老朽是沾了雨神的光,才能夠僥倖凝聚出神格,雨神之物,既無法旨,老朽不敢隨意碰觸。」
「而且,老朽也沒有那個能力,雨神布下的力量,老朽這等小神,是無法突破的」,山神道。
「可有人已經下去了」,林辰蹙眉。
聞言,山神大驚,甚至在那神像上,都微微顯化了神芒,「這不可能,此地除開雨神之外,再沒有誰知曉,更沒有人可以進去!」
而且,不驚動祂就進入山中,到底是什麼存在,竟可以做到這種事!
大神小知了的九天斬神訣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