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萌寶駕到:爹地投降吧
萌寶駕到:爹地投降吧

萌寶駕到:爹地投降吧佚名

標籤: 萌寶駕到:爹地投降吧 都市 阮白 阮美美
火爆新書《萌寶駕到:爹地投降吧》邏輯發展順暢,作者是「佚名」,主角性格討喜,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得她的身體已經承受不住再一次了,但是,很難以啟齒提出次數的要求……慕少凌下身身着一條考究的黑色西褲,上身一件白色襯衫,進了別墅,便直接來到阮白住着的卧室。她不敢說話,呼吸都很輕!屋子裡空氣安靜的一根針掉在地上恐怕都會發出不小的聲音!慕少凌右手拎着西裝外套,左手抬起,深邃視線注視着眼睛上綁了厚布的她,...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30 05:41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慕少凌匆匆趕過來,沒等她說話,便拾起她包紮好的手看。
念穆臉色緋紅。
慕少凌這出色的外形頓時引起了不少人的關注。
「慕總,我們去那邊吧……」念穆指了指沒有什麼人走動的角落。
慕少凌黑着一張臉拉着她的手走過去。
「疼嗎?」站在角落裡,看着被紗布包紮得密密實實的手,他的表情不太好。
「不疼了。」念穆說道,司曜的縫合手法很好,縫合過後,幾乎不見血滲出。
「你太冒險了。」慕少凌皺眉道,青雨在電話那頭已經把事情的大致經過告知。
為了保證林文正跟周卿的安全,她用自己做誘餌。
「在那種情況下,我沒有別的選擇,他們是沖我來的,要是林伯父林伯母他們出了什麼問題,我會……」念穆頓了頓,沒繼續說下去。
把自己的父母置身在危險之中,是她的不對。
那種情況下,要是她不上前,恐怕會內疚一輩子。
「那你也不應該用手握着刀。」慕少凌皺眉,心疼她受的傷。
他也沒料到,那些非法入侵的人沒觸動林家的警報便順利進入,也不知道他們是怎麼做到的。
林家的警報系統,他在年前找人去幫忙升過級,只要有人強制開鎖,或者是指紋鎖輸入三次錯誤,就會發生警報。
但今天,青雨他們在外面等候的時候,居然沒聽到警報。
看來林寧的可疑最大。
或者說,他們一早就決定在林家動手。
「你說的,我不能把自己落入那麼被動的危險當中,所以這樣是最好的辦法。」念穆看了一眼自己纏着紗布的手,受點傷沒關係,只要能救周卿,同時,也沒讓她落入那種危險之中便好。
慕少凌沉默着。
他的確說過這樣的話,但那時候沒料到,念穆居然會做出這樣的舉動。
見他的臉色陰沉,念穆故作輕鬆道「現在不也沒事嗎?而且青雨他們也很快控制好局面,就受了一點傷,七天就能拆線了。」
「也要七天。」慕少凌說道,「你做好心理準備,這七天,你幹什麼都有人服侍。」
他知道念穆不喜歡別人服侍。
但是她現在是單手,傷的還是右手,肯定不太靈活。
所以註定要被人服侍……
念穆無語,她心想,應該用左手握着刀鋒,或許還能方便點……
「到時候我讓老宅再調一個保姆過來。」慕少凌說著,過了兩秒又補充道「專門照顧你。」
「慕總,我還有一隻手能用……」念穆晃了晃自己的左手。
「這段時間我比較忙,很多事情都不能幫你,難道你要讓三個孩子來幫你?」慕少凌反問道。
現在正是公司多事的時候。
包括政府那邊,投標項目準備開始,整個公司的人將會十分忙碌,他甚至要泡在T集團,這個項目,他一定要拿下。
讓孩子來……
念穆搖頭,「還是保姆吧。」
「走吧,去病房。」慕少凌拉着她的左手往住院部走去。
「好。」念穆點頭。
「病房那邊有警察在,他們應該會跟你錄個口供,把你看到的說出來就是。」慕少凌又道。
「林寧的反應,要說嗎?」念穆不知道該不該告訴警察林寧的反應。
「暫時不用,警察會調查,青雨也讓人把別墅的監控拷貝了一份,要是有問題,再對付林寧也不遲。」慕少凌說道。
現在林寧嚷嚷着自己是受害者,雖然知道她有嫌疑,但沒有直接的證據下,警察也不會做什麼。
而且,林寧那邊也有一份口供,她肯定會說對自己有利的證詞。
慕少凌不需要念穆把懷疑林寧的話告訴警察,其他的事情,他會暗中調查。
「好,我知道。」念穆相信他能處理好。
而且林寧在現場的時候一副死不承認的姿態,相信她也做了什麼事情,一時半會,警察即使調查,也不會懷疑到她身上去。
慕少凌牽着念穆的手走進電梯。
醫院人多,剛下來的一趟電梯本來沒什麼人,他們率先走進去,隨即人群擁擠地跟着走進來。
慕少凌跟念穆被逼到角落。
「唔……」旁邊的人不小心碰了一下念穆的右手,她不禁悶哼一聲。
慕少凌聽見,提醒旁邊的人,「小心一點。」
旁邊的男人才注意到念穆的手是受傷的,理虧在先,他連忙道歉,「抱歉,我沒看到,沒弄疼你吧?」
念穆搖了搖頭,「沒事。」
慕少凌不再說話,像這種場合,用這樣的語氣去跟一個陌生人說話的情況並不多。
每次的例外,都因為她。
慕少凌把她的手拾起,搭在自己的胸膛處,然後伸出手,把她護在電梯的角落。
強壯有力的雙臂,給她圈起了一個保護的空間。
兩人的距離很近,儘管周遭人聲吵雜,念穆似乎還能聽到他強有力的心跳,還有鼻翼間屬於他的氣息,不斷讓兩人之間的溫度上升。
電梯越來越往上,人出去了好些,電梯的空間也相對的寬鬆些。
慕少凌這會兒才放下手臂。
念穆鬆了一口氣,要是繼續這麼貼近,她感覺自己隨時會窒息。
「手疼嗎?讓我看看傷口有沒有裂開。」慕少凌問道,就要拾起她的手檢查是不是有出血。
念穆微微搖頭,順帶的抽出自己的手,「不疼,其實也沒碰着多少,而且縫了線,沒那麼容易裂開。」
檢查過後,她的紗布依舊是潔白的,看來沒有裂開滲血的情況,他才放心。
電梯到達頂樓,兩人一同走出電梯。
VIP病房的護士認識慕少凌跟念穆,所以沒有阻攔,他們順利走到走廊。
走廊的其中一間病房門口,站着兩個警察,念穆估摸着那便是林文正跟周卿的病房。
他們一同走過去。
「你先進去探望林伯父林伯母,我先錄口供。」念穆對着身邊的慕少凌說道。
「好。」慕少凌推開門走進去。
念穆對着兩個警察說道「我是念穆,是目擊證人,同時也是受害者。」
「念女士,麻煩你跟我們去一趟護士的休息室,錄一下口供。」警察聞言,便說道。
觀株宮鍾皓「花堆堆」看更多內容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