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秦麥心景溯庭
秦麥心景溯庭

秦麥心景溯庭惡毒農女重生了

標籤: 秦果心 秦麥心 秦麥心景溯庭 都市
以秦麥心秦果心為主角的都市小說《秦麥心景溯庭》,是由網文大神「惡毒農女重生了」所著的,文章內容一波三折,十分虐心,小說無錯版梗概:前世,為渣男,她泯滅天良,六親不認,壞事做盡。慘死後,她回到了五歲那年,回到了那個家徒四壁的農家小院。那年,家裡窮的只有一畝三分地,吃了上頓沒下頓。那年,疼愛她的爹娘尚在,哥哥沒戰死,姐姐沒冤死,妹妹沒有瘋,弟弟尚未出世……...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3 11:33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當她看見秦麥心為了救她,自己掉了下去的時候,她的心瞬間就揪了起來。
太子妃此時也是焦了急,不停的大叫着,「來人吶,來人吶!」
和司馬凌昊身邊的人一樣,太子府里會游泳的也沒有幾個,尤其是後院是不允許侍衛隨意進入的,此時雖然有暗衛出現,但他們無一不是旱鴨子。
秦麥心會游泳,但是這是池塘,池塘里還有淤泥,那些掙扎的夫人一攪亂,她也差點兒陷了進去。
救成王妃,是她早就打算好的,其一,她不可能再讓那個少女得逞,其二,她是真的想和成王妃結交,前世錯過了一次,這輩子,她不想再錯過了。
秦麥心在池塘里掙扎着,可畢竟不是一般的水池,她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在一群人的合力之下,才從池塘里爬了上來,而池塘里,還有三四個貴婦人,一身狼狽的在池塘里掙扎。
其中,最慘的就是田玉和元蕊霜,這兩人運氣不好,距離秦麥心比較近,秦麥心掉下去的瞬間,神不知鬼不覺的,將她們也拖了下去。
「麥兒,麥兒,你怎麼樣了?」太子妃急忙拿了衣物,將秦麥心給裹了起來,擔憂的詢問道。
秦麥心身上臉上都是淤泥,只有一雙眼睛清澈明亮,她望着太子妃安撫道,「太子妃姐姐,我沒有事,我們快把那些人救上來吧。」
「好,好。」好好的賞花會,鬧成了這樣,太子妃的心裏也鬱結,但現在不是生氣的時候,而是將人救上來。
成王妃此時也走了過來,看着秦麥心,不知說什麼是好,秦麥心只是望着她有些歉意的道,「成王妃,對不起,我剛沒有辦法,才推你的。」
若是不將成王妃推開,成王妃掉下去,她去救,只會更困難,而太子妃定然也會受到牽連。
前世的事情,她還記憶猶新,那個惡毒的少女雖然將成王妃救了上來,但成王妃還是生了病,那少女自己也是九死一生,太子妃更是因此開始受到太子的冷落。
「你這孩子,你做得對。」成王妃心裏百感交集,沒想到秦麥心開口第一句話,居然是向她請罪,那種眾人都反應不及的關頭,一般人想的都是自己,而秦麥心卻想也沒想的推開了她。
事情鬧哄哄的進行了半日,池塘里的人總算是全都被撈上了岸,被送下去休息了。
秦麥心沐浴更衣後,找到了太子妃和成王妃,以一種疑惑的口吻,說出了這次事件的怪異之處。
太子妃聽到秦麥心說,那邊的石頭和泥土有問題,立即派人去查了,而那個第一個摔倒的人,也被帶了過來。
秦麥心還特意去找了一個目擊證人,最終,所有的證據都指向了那名少女,惡意報復的頭銜,一帽子蓋在了那名少女的頭上。
在場的人,無一不是憤慨難當的,集體要求處置那名少女。
那名少女的家人,為了息事寧人,不得不犧牲她,可即使如此,他們的家族也開始沒落。
秦麥心贏了一場漂亮的仗,可一回到家,就被秦青柯拉進房裡,罵了一頓,秦青柯在秦麥心掉入池塘沒多久,就得知了消息,要不是知道秦麥心不會亂來,他已經忍不住衝到太子府去了。
秦麥心看着秦青柯冷着的嚴肅到了極致的臉,一把挽住了他的手臂,湊到他的面前求饒道,「哥哥,你看,我不是沒事嗎?」
「沒事?」秦青柯怒其不爭的掃了秦麥心一眼,「你就那麼喜歡往水裡掉?上次掉水裡,你就大病了一場。你……」
「不是我想掉的啊!」秦麥心伸出手發誓道,「哥哥,我絕對不會再掉水裡去了,我以後就算是進水,也絕對是自己跳下去的!」
「你——!」秦青柯直接被秦麥心的話,氣的笑了。
「哥哥,我掉下去,很值得啊,我救了成王妃呢。而且,我還在那裡認識了一個朋友。」
「再值得,也不值得你用自己的安全開玩笑。」秦青柯太清楚秦麥心的個性,有時候真的是可以為達目的不折手段的,尤其是不把自己的性命當成命。
「了解,明白,再也不會啦!」秦麥心伸出手,在秦青柯的臉上捏了捏,沒大沒小的道,「哥哥不生氣哈,生氣了就長得不好看啦。」
「你這丫頭!」
秦麥心眼看秦青柯被自己逗樂了,一屁股坐在了床上,望着他詢問道,「哥哥,你見到義父了嗎?義父怎麼說的?」
她回來,並沒有瞧見狄雄,那說明狄雄並未和秦青柯回來。
「義父的意思是,讓我們和狄承傑合作,他去勸狄承傑。」
「義父是這樣說的?」秦麥心也想過合作,但狄承傑那種人,太陰險,她欣賞他,但不贊同他的為人處世的方式方法,和他合作,指不定何時就會被他咬上一口。
而且,咬的你,還無法說是他的錯,他就是有這種本事。
「麥兒,要是不行,我們再想其他的辦法。反正,我們只要度過這兩個月,就能成功扳倒胡星洲。」
「哥哥,胡星洲那邊近期有何動靜?」
「暫時沒有。他近期一直在湊備和曾若心的婚事,據說胡王爺近日也會到京城,胡星洲打算在京城和曾若心大婚。對了,他今日還把他的喜帖送到了府上,我們和葉伯伯都有,葉伯伯很生氣,被送喜帖的都趕了出去。」
「他把葉姐姐害成這樣,他還好意思過來送喜帖?他這是在向我們宣戰?」秦麥心的眸光徹底的冷了下來,站起身走到了窗前,視線落在了胡王府所在的方向,「既然他這麼想要我們去,那正好,我一定讓他有一個畢生難忘的大婚!」
秦青柯邁步走到了秦麥心的面前,揉了揉她的頭髮,那是一種無聲的支持,他太了解秦麥心的性格,在某些方面,他們骨子裡流着的是一樣的血液,一樣血腥的血液。
「麥兒,你想做什麼,就去做好了。司馬凌昊那兒,已經有在二皇子壓制。而且,我在青城弄了些事,現在想必已經傳到了他的耳中,只要他在這段時間,還來找我們的麻煩,哥哥一定要他吃不了兜着走。當今聖上壽辰,他定然不希望出現任何意外。」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