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一世豪婿葉凡秋沐橙
一世豪婿葉凡秋沐橙

一世豪婿葉凡秋沐橙發飆的天

標籤: 一世豪婿葉凡秋沐橙 楚文飛 秋沐橙 都市
正在連載中的都市小說《一世豪婿葉凡秋沐橙》,熱血十足!主人公分別是楚文飛秋沐橙,由大神作者「發飆的天」精心所寫,故事精彩內容講述的是:他是老婆眼裡的窩囊廢,是丈母娘眼中的拖油瓶,是親戚眼中的窮光蛋,是所有人口中的笑料,入贅三年,他受盡屈辱。直到有一天,親生父親找上門,告訴他,只要你願意,你可以擁有整個世界,你才是真正的豪門。 「當你站起來的時候,整個世界都將在你的腳下!」...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3 03:38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安長老,既然這兩個廢物已經沒用了,乾脆殺了算了。」
之前燕山之上,本想着留着劍聖兩人的性命,用來威脅剩下的炎夏餘孽。
可沒想到,人家根本不在乎他的死活。
「殺個屁!」
「殺了不就是等於幫那楚天凡報仇了嗎?」
「這群江東人不讓我們快活,我們也不讓他們快活。」
安得曼終究還是留了劍聖兩人的性命,沒有立刻處決他們。
打算等解決江東之事後,在決定該如何處置這兩人。
至此,江東之圍,無疑陷入了僵持狀態。
強攻不成,軟的人家也不吃那一套。
「哎…」
「看來,只能等少主他們回來,合兵一處之後,再想辦法破掉這陣法了。」
時間,逐漸流逝着。
在楚淵下令召集楚門各路強者之後,遠在日國戰鬥的楚天齊當即率領着手下人會師炎夏。
不過,在此期間,燕京方面,留守的楚門強者,終於攻破了燕京大陣。
「媽個雞!」
「總算破掉了!」
徐家莊園外面,負責圍殺徐家的多利長老,在看到燕京大陣被破掉的那一瞬,卻時近乎淚流滿面。
太不容易了啊。
他們數十個強者,日夜不停的輪番攻擊。甚至還從雲州那邊請來了不少封號強者。
期間不知道累趴下了多少個。
便是多利,都消耗巨大,差點累暈過去。
好幾次多利都準備放棄了。
終於,在連番攻擊了近乎半個月之後。
那固若金湯的燕京大陣,方才被擊碎。
那種,費盡千辛萬苦終獲成功的感動,無疑是難以言表的。
「各位,太不容易了!」
「這些天,我們日夜不休,雷打不動,吃奶的力氣都用出來了。」
「但苦心人,天不負。」
「在我們堅持不懈的努力之下,我們終於攻破了這燕京大陣。」
「接下來,就該是我們收割的時候了。」
「所有人,聽我命令,衝殺進去。」
「讓這些龍神殿餘孽的鮮血,來洗刷我們這些日子艱苦卓絕的付出!」
「殺!」
衝天之聲,匯聚成流。
留守燕京的這近百位楚門強者,仿若瘋狗一般,朝着徐家莊園直接沖了進去。
憋屈已久的多利等人,準備迎接一場屬於他們的酣暢淋漓的屠殺。
可是,令所有人沒想到的是,當他們衝進去的時候,見到的並非是那些引頸受戮的龍神殿餘孽,而是一座,空園。
「該死!」
「人呢?」
「誰能告訴我,那些人呢?」
多利近乎瘋了,他發出歇斯底里的咆哮。
他們努力了那麼久,他們拼了命方才破掉了陣法。
可結果,竟然他媽的裏面一個人都沒有。
這豈不是說,他們先前的努力,全都枉費了?
多利內心有種近乎吐血的抓狂!
「長老,我們在莊園之中找到了一個地道。」
「那群人,肯定通過地道逃了!」
這時候,有人跑來彙報道。
嘭!
多利聞言,大怒之下,一掌拍碎了眼前一座樓閣。
「追!」
「立刻給我去追!」
「她們逃不了多遠!」
「無論如何,都要講這些人,全部斬殺!」
多利憤怒的吼聲,迴響整片天地。
隨後,這些楚門強者,便兵分數路,朝着四面八方追擊而去。
————
————
另一邊。
江東高速公路上,一輛黑色的奔馳車仿若下山猛獸一般瘋狂疾馳。
儀錶盤上的速度,已經到了時速兩百。
可怕的速度只若離弦之箭,將道路上所有的車輛,全都甩到了身後。
而車內,卻是有兩位女子,一臉的嚴肅。
這兩人,自然不是別人,而是從徐家莊園裡逃出來的徐蕾,還有她的助理,林文靜。
已經近乎一天一夜了。
自從離開燕京後,徐蕾和林文靜兩人徹夜不眠,在高速上連行千里。
哪怕已經離開燕京很遠了,哪怕已經到了江東地界,可是徐蕾兩人心裏的那根弦,依舊緊繃。
終於,破曉時分,雲州地界的指示牌,出現在了視線之中。
「小姐,到雲州了。」
「哈哈…」
「再有半個小時,我們就能抵達雲頂山別墅了。」
「我們安全了!」
在看到雲州地界的時候,就仿若遠遊的游輪,駛入了港灣,徐蕾兩人緊繃的心弦,無疑也在此刻得到了片刻的放鬆。
坐在后座的徐蕾,也長長的鬆了口氣。
「是啊,文靜,我們就要安全了。」
「等到了雲頂山,跟李二爺他們聚集在一起。就一定能撐到小凡哥哥的到來。」
徐蕾難掩心中的歡喜。
不止有劫後餘生的喜悅,更有馬上與自己所愛之人重逢相見的歡喜。
速度,逐漸降了下來。
林文靜打開了車內的多媒體,放起了音樂。
這一路上擔驚受怕,兩個人的精神壓力都處於異常緊繃的狀態。
而今,他們終於抵達了雲州,也算可以放鬆下來了。
「小姐,還是您深謀遠慮。」
「若不是您在多年前,就挖掘了這個暗道。只怕我們,怕是真的要被困死在這莊園之中吧。」
車內,悠揚的音樂響着。
林文靜跟着旋律搖晃着身體,同時對着徐蕾佩服道。
從徐蕾在雲州的時候,林文靜就跟在她身邊。
細細算來,都近十年了。
「也不是我,是小凡哥哥囑咐我的。」
「這燕京大陣終究只是輔陣,一旦楚門加大人手圍攻的話,根本撐不了太多天,只能救我們一時。所以她囑咐我,挖一個地道,可以趁楚門圍攻之時逃出來,趕赴雲州的雲頂山。」
徐蕾有些自豪的說著。
就像林文靜佩服她一樣,徐蕾也更加佩服她的小凡哥哥,總是能為她安排好一切。
「只是不知道,薛家主他們,現在情況如何了?」
昨天逃離的時候,為了縮小目標,徐蕾讓大家分散離開,從各個方向奔赴雲州。
跟徐蕾在一塊的,便是林文靜了。
「小姐,放心好了,我們分散逃脫,目標這麼小,楚門的人不可能追到我們的。」
「大家一定會在雲頂山重聚的,在那裡,一塊等楚先生到來。」
林文靜充滿期望的說著。
「我不管,小姐,等這場浩劫過去,你得放我一個長假才行,我要十個月的帶薪休假!」徐蕾聞言,頓時笑了「你這丫頭,還真敢獅子大開口啊,十個月的帶薪假,你怎麼不去搶?」
「我不管,我就要!你要是不給我,我就去找楚先生,將你偷偷給楚先生寫的那些情書,全都給你說出來!」林文靜威脅道。
「好好好,我答應你還不行!別十個月,湊個整,等這次事情過去,我給你一年的假期。」徐蕾爽快道。
「嘿嘿,那說好了哦。」林文靜開心極了。
徐蕾笑着問道「你這丫頭,突然請這麼久的假,老實交代,是不是懷小寶寶了?」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