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靈異›億萬萌寶:甜寵第一夫人
億萬萌寶:甜寵第一夫人

億萬萌寶:甜寵第一夫人秦薇淺封九辭

標籤: 億萬萌寶:甜寵第一夫人 靈異 秦婉兒 秦豆豆
小說《億萬萌寶:甜寵第一夫人》是作者「秦薇淺封九辭」的精選作品之一,劇情圍繞主人公秦豆豆秦婉兒的經歷展開,完結內容主要講述的是:當秦薇淺被掃地出門後,惡魔總裁手持鑽戒單膝跪地,合上千億財產,並承諾要將她們母子狠狠寵在心尖上!誰敢說她們一句不好,他就敲斷他們的牙!...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29 14:05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秦薇淺睡着之後,封九辭就去了書房,看了一下公司的郵件,結果看到一封京都發來的郵件時,封九辭皺起眉頭,點開看,是公司那邊發過來的。
江澤遠已經回了京都,並且趁着江珏不在國內,拉攏了一些江家科研室的科學家。
具體把人帶去了哪裡,他們也沒查出來。
但是封九辭記得,江澤遠是有在京都創立一個屬於江家旁支的也醫療公司,這麼做,就是為了對付江珏。
看完這封郵件,封九辭下樓。
江珏還沒有睡,一直坐在樓下看合同,也不知道還有多少沒有看。
「京都那邊出了點事情。」封九辭把自己知道的告訴江珏。
江珏倒是沒有任何意外「他們這些人,大概是覺得我不在,就能夠無法無天了。」
「沒錯。」封九辭點頭。
江珏說「我明天派幾個人回京都去處理一下江澤遠。」
「你的人用起來放心嗎?」封九辭有些懷疑。
江珏說「什麼人能用,什麼人不能用,我心裏還是有數的。」
「那行,我就不打擾你了。」封九辭轉身就要離開。
江珏看着封九辭離去的背影,緩緩開口「你是不是也該回去了?」
「我的事情還沒忙完。」封九辭並不打算就這麼離開。
江珏說「我這邊已經安排得差不多了,只要處理掉西蒙,再解決了王室的人,就能回去。」
「計劃還順利?」封九辭詢問。
江珏說「算不得順利,你是知道的,江啟這個人並沒有那麼好對付,他長着心眼,王室的人也沒有那麼相信他。」
「而且我聽說了,江啟在國外是挺有些根基的,想要幫助他的人,也很多。」
江啟最近在和王室的人做了一個超級大的計劃,就是開採東頭山脈。
那一片山脈,地底下是蘊藏着非常多的礦產資源。
但是,非常兇險。
冬天雪崩,春天塌陷,時不時還會有泥石流,是個多災多難的地方。
江珏來到奧斯帝國之後,就開始大肆購買礦場,東頭山脈那一片也考量過。
在他之前,是有一個礦產老闆的,買下東頭山脈後找人開採,前前後後意外死了一千多人,後來被禁止開採,老闆也因面臨巨額賠償破了產。
江珏了解之後就沒有買下這一片山脈,即使知道裏面物產豐富,他也沒有選擇這麼做。
如今這一片,是目前發現可以開採礦資源唯一一座沒有被江珏買下的山脈。
王室缺錢,江啟也缺錢,所以,他們選擇鋌而走險。
這件事情江珏早早就聽說了,也一直在關注,不過除了江珏以及自己身邊的人之外,沒人知道王室和江啟背地裡偷偷摸摸做這種事。
王室的人自認為自己隱藏得很好,其實不然。
江珏也一直在等,等這件事情曝光出來。
雖然江珏也不希望王室的人做這種事情,但是這種時候,江珏也管不了這麼多,畢竟那座山脈不是自己的,說不定王室的人已經拿到了開採證。
江珏現在非常擔心會鬧出人命。
很顯然,江珏是不希望鬧出人命的,可是這種時候,江珏卻什麼也做不了。
封九辭說「現在提醒王室的話,想必他們也是不會聽的。」
「是啊,影響到他們利益的事情,他們怎麼可能因為我的三言兩語停止。」江珏無奈地嘆了一口氣。
封九辭說「讓伊蘭去勸勸。」
「好。」江珏同意,也只能這樣了。
但是結果卻並不如人意,伊蘭才剛去找國王說起這件事情就把國王給激怒了。
當時的國王正在和江啟等人討論這件事,本以為自己做得很隱蔽,沒想到既然會被伊蘭發現。
國王立刻質問伊蘭「是不是江珏派你過來的?他知道了這件事情對不對?」
伊蘭否認「江珏並不知道這件事,我也是無意中聽到你們討論才知道的。父親,東頭山脈非常危險,況且政府已經禁止開採,你做這種事情就不怕被曝光出去嗎?」
國王說「只要你不多嘴說出去,就沒人會知道。」
「可是這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這件事情早晚會曝光出去,到時候父親該怎麼和外界解釋?你讓整個王室的人如何面對奧斯帝國的人民?」伊蘭很憤怒。
國王生氣地說「我都已經跟你說了不要管,你還問這麼多做什麼?王室做任何事情,都不需要你來操心。」
「王室的名聲在奧斯帝國本來就不好,父親這般一意孤行就不害怕外界的人知道之後推翻整個王室嗎?」伊蘭質問。
國王怒不可遏「你這是在威脅我嗎?」
伊蘭冷着臉說「我只是想讓父親知道,這件事情不能做。」
「好,我現在告訴你,這件事情,非做不可!」國王很生氣。
伊蘭氣得渾身顫抖。
國王繼續說「如果這件事情真的不是江珏告訴你的,那你就爛在肚子里,當做什麼也不知道。可這件事如果是江珏告訴你的,那你讓他小心了,否則沒等東頭山脈出事,他自己的地盤上就鬧出人命。」
伊蘭更加生氣了。
一旁的江啟看着伊蘭氣得不成人樣,緩緩開口「伊蘭殿下,這件事情你就放心吧,這是江家的事情,跟王室沒有任何關係。」
伊蘭說「你們江家可不是什麼好人,如今跟王室合作,不就是想要拉王室的人下水?」
「你說的這是什麼話,何來拉你們下水一說?東頭山脈是我以江家的名義買下來的,也是以江家的名義開採,表面上跟王室沒有任何關係,不僅如此,王室每個月都能拿到一筆不錯的分紅,這是個一本萬利的好生意,我不知道你為什麼要這麼反對,難道你也不想王室好一點嗎?」江啟質問。
伊蘭說「你少用這些話來激我,難道你以為我會不知道你們究竟打着什麼如意算盤?你們只是從京都逃跑出來的落魄豪門,拿什麼買下是東頭山脈?拿什麼辦理開採證?你們就沒有得到過允許,就偷偷摸摸做這種事情,最後曝光出去,還是會查到王室的頭上。」
說到這裡,伊蘭的聲音頓了頓,她非常嚴肅地對國王說「你是知道東頭山脈有多危險,人去了都不一定能活着出來,為什麼要做這種事情?王室的名聲已經很不好了,難道你想讓整個民眾推翻王室嗎?」
「放肆!」國王怒不可遏「這裡沒有你的事,你出去。」
「我不出去,這件事,你們必須聽我的,否則,我就找我外公,讓他來管管這件事。」伊蘭十分倔強。
國王和江啟聽到這話臉色都變了,他們相視一眼。
江啟笑着說「伊蘭殿下這是在威脅我們嗎?你可不要忘了,佩格王妃是國王的妻子,若是你把你外公找來,這件事情必然會被鬧大,到時候丟得可不止是國王一個人的臉,還有你們的臉,說不定你外公也會因為這件事情受到牽連,畢竟,你們才是一家人。」
伊蘭皺起眉頭,她知道江啟這是在威脅自己,忽然間覺得非常可笑,她朝江啟走過去,說「誰告訴你,一家人就一定要榮辱與共的?世人誰不知道,若不是我母親佩格王妃嫁入王室,這個王室早已經被推翻,就算出了事情,我和我母親也仍然能夠獨善其身。」
「我外公是護國大將,手握重權,就算出了事,也沒有人敢把這責任扣在佩格王妃的頭上,更不會扣在我的頭上!」
說到這裡,伊蘭微微一笑,眼中閃爍着寒冷的光芒「父親若是到現在都不知道該如何裁決,那麼就小心了。東頭山脈有多危險,不用我說你也是知道的,你若是想要整個王室跟着你出事,就儘管讓人去開採。」
國王黑着臉,也是頭一回遇到這種事。
被自己的親生女兒壓制,可真不是什麼人都能忍受的事。
國王不說話。
江啟也看出來國王的臉色不太好看了,他問「難道國王也覺得不應該開採東頭山脈嗎?那可是唯一一座沒有被江珏買下的礦山,王室現在缺錢,不貪污,不開採,是永遠也掙不到錢的。貪污這種事情可以不做,但是開採礦山,有什麼不可以做的?」
「我們有最先進的儀器,找最優良的工人,輕輕鬆鬆就能夠做開採出大批資源,到時候王室就不需要被江珏制約,你看看江珏現在的樣子,趾高氣昂根本就不把王室的眾人放在眼裡。」
江啟的每一句話都踩在國王的雷點上。
國王是非常不願意被江珏給制衡的。
這些年,江珏是越來越不聽話了,現在甚至已經跟王室決裂。
「伊蘭,若不是你沒能夠把握住他,也不會發生這種事情,如果你能夠順利嫁給江珏,我絕對不會做這種事情。現在整個王室都在關注這件事,所有人都想着能有一個好的生活環境,難道你就不想高高在上地繼續做你的王室公主嗎?」國王語重心長。
他知道伊蘭不會輕易妥協,又補了一句「我這麼做,也是為了你好,為了整個家族好,這件事情就到此為止吧,你也不必再繼續跟我鬧了,沒有意義。」
「王室現在需要新的血液,新的資源,江啟既然能給王室帶來好處,我們就應該在背後稍微幫他一把。你看江亦清最近的工作就做得很不錯,這樣的人,哪裡找?」
「好了,你退下去吧,從今天開始就不要隨意出去了,好好在你的房間里待着。」
說完這句話,國王對着自己身邊的親信使了一個眼神。
伊蘭立刻就明白國王是什麼意思了,她凝着臉說「你想要把我關起來嗎?」
國王說「這件事情太過重要,你現在情緒很不穩定,就好好在自己的房間裏面休息,外面的事情就不要管了,也不要去接觸江珏,我擔心你去見到江珏之後被他套路最後什麼都招了。」
「我也是為了整個王室的人着想,我希望你能夠明白我的苦楚,不要因為一點雞毛蒜皮的小事就拿你外公來威脅我。他年紀也大了,就算是護國大將,也不可能護着你們母女一輩子,你只有相信我,才能一輩子榮華富貴。」
國王的聲音鏗鏘有力。
這是伊蘭聽過最冠冕堂皇的一句話,她覺得非常可笑。
其實,這件事情就是江珏告訴她的,目的就是為了不讓王室的人一錯再錯,可是國王卻根本不在乎自己做錯了,還要因為這件事情責罰她,真是可笑。
伊蘭覺得自己的父親也是挺可笑的,明明站在那個令人敬仰的位置,可做的每一件事都讓人唾棄,她甚至在想,如果他不是自己的父親就好了。
伊蘭被強行壓了回去,她很不高興,周身都是冷的。
回到自己的房間後發現電話線都被拔掉了,四周還有信號屏蔽設備,伊蘭差點沒直接笑出聲來,她覺得可笑極了,從來沒有遇到過這麼可笑的事情。
不過,伊蘭被關起來也沒有人去關注,大多數人都比較在意如何討好國王,至於伊蘭,也就只有作為母親的佩格王妃會放在心上。
連續兩天沒有看到伊蘭的人,佩格王妃才想起來去找她。
結果走到伊蘭房門外就被人攔住了,佩格王妃還因為這件事和國王吵了一架。
國王可不覺得自己哪裡做錯了,態度非常蠻橫,就是不允許佩格王妃見伊蘭,最後因為這一點點事情差點打起來。
事情鬧得相當難看,王妃逼不得已只能跑去找江珏,希望江珏能夠告訴自己到底發生了什麼。
得知國王和江啟一起討論開採東頭山脈的事情後,佩格王妃整個人都坐不住了,也不敢在江珏這裡繼續坐下去了,第一時間跑去找國王爭論。
最後兩人有沒有爭論出結果也沒人知道,但是據守衛古堡的人說兩人因為這件事情吵得不可開交,最後直接打了起來,也不知道誰贏了。
江珏當天晚上一直打噴嚏,總覺得有人在罵自己。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