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玄幻›戰神王爺神醫妃
戰神王爺神醫妃

戰神王爺神醫妃姚青梨慕連幽

標籤: 姚青梨 姚鼎 戰神王爺神醫妃 玄幻
無廣告版本的玄幻《戰神王爺神醫妃》,綜合評價五顆星,主人公有姚青梨姚鼎,是作者「姚青梨慕連幽」獨家出品的,小說簡介:姚青梨穿成未婚生子,被趕出門的名門嫡女。 全京城都等着看她笑話,想看她如何凄慘度日! 不料,她左手醫術濟天下,右手毒術退宿敵,憑實力玩轉京城! 失節無人敢娶? 可眼前這群優質男是怎麼回事?個個爭着給她娃當後爹! 這時,某權傾朝野的戰神把她往牆角一堵:「娃都給我生了,還想找別人?」 她咬牙...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2 18:55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姚青梨在那裡守了整整一夜。
第二天早上,她是被外面淅淅瀝瀝的雨聲吵醒的。
姚青梨見慕連幽氣息狀況平穩,便出了門。
順着游廊而去,來到前院,只見葉梵笙的房門開着,他正坐在桌邊,怔怔地看着外面的雨。
「他醒了沒有?」葉梵笙見她走近,聲音冷清。
「還沒。」姚青梨在他身邊坐下。
二人沉默了一會,葉梵笙才開口「你喜歡的是慕連幽。
姚青梨閉上雙眼,「對不起,我也不想……可……」
「可你控制不了自己的心!」
姚青梨長睫輕垂,想到寧鳳玄,想到自己是為了找他才回來的,可最後,自己居然變心了!
她痛苦而自責,輕吸一口氣
「你放心。就算我喜歡他,也不會跟他在一起。你若介意,你可娶別的女子,我一輩子不嫁人。」
她愛慕連幽,可她不能再負寧鳳玄。
這是她還他的!
葉梵笙垂首「用不着。你沒對不起我。」
「可是……」
「我騙了你!」
「什麼?」姚青梨一怔,不解道「騙……」
「是的。」葉梵笙深吸一口氣,「兩年前的冬天,我沒去過京城,也沒給你送過傘!我不是寧鳳玄的轉世!」
姚青梨懵了一下,腦子一片空白,他不是?
怎會這樣?
葉梵笙不是,那鳳玄在哪裡?
「不可能……」
「我真的不是!」他定定地看着她,神色無比認真。
姚青梨心似有什麼在崩塌,「啪」的一聲,扇了他一巴掌「你不是?那為何要……」
「因為我想報復你!就是想看你和慕連幽分開!還有……」
說著,他頓住了,還有什麼,他自己也說不清,道不明。
「那給我送傘的是誰?」姚青梨咬牙道。
「還給你。」葉梵笙沒有回答她,從身旁桌子拿起一把傘,遞給了她,「抬頭,你會知道的。」
說完,葉梵笙便轉身離去。
抬頭?她會知道?什麼意思?姚青梨心下茫然苦澀。
大雨還在嘩啦啦地下,打在屋頂上,發出巨大的響聲。
「郡主。」此時,夏兒順着游廊走來。
姚青梨緊緊握着那把傘,心裏一時不知什麼感覺。
她愛的人,她卻不能愛!
前生的愛人,卻不知在何處。
一筆又一筆的債,她何時才能還完?
「郡主?」夏兒跑到她面前。
「呃……」姚青梨恍了一下神,才望向夏兒,「你怎會在這裡?」
「幾天前葉少主派人回京,把我和天冬接了過來,好做些細緻的家務活。」
「哦。」姚青梨垂下頭。
「對了,王爺醒了!」夏兒急道。
姚青梨一驚「走!」
說著,「砰」地一聲,打開手中的傘,她微微抬起頭,接着便是愣住了。
「郡主?」夏兒見她不走,有些詫異,正要催促,卻見姚青梨抬着頭,呆站在那裡。
夏兒不敢催,而是走進姚青梨的傘下,抬頭,只見傘頂順着傘骨,暗紅色的蓮花圖紋層層疊開。
「這圖怎這麼熟悉?」夏兒歪着頭。
姚青梨緊緊地咬着唇,握着傘的手微微顫抖着。
「啊,我想起來了。」夏兒輕呼出聲,「以前在京城,鬧真假神醫之事後,王爺不是給郡主送了很多禮物嘛,那些檀香木箱子,外面就紋着這樣的蓮花。這是……王爺給郡主你的傘?」
慕連幽給她的傘……
那個人,是慕連幽?
他才是……鳳玄的轉世?
手中的傘滑落,她蹲了下去,抱膝痛哭「嗚……」
「郡主,你怎麼了?」夏兒驚呼着。
姚青梨連忙爬起來,跑進了雨幕中,任着夏兒怎麼喚,都不停。
雨水冰冷,她一口氣便跑進了內院。
慕連幽正坐在走廊的朱紅欄板凳上,獃獃地看着雨水噼啪地往下落,濺起一朵朵地水花。
他一身白色的中衣,臉色蒼白虛弱。
但即使如此,卻仍然容貌濃艷,凌厲而霸氣。沒有一絲寧鳳玄的淡泊和飄渺。
兩個人,似兩個極端,怎麼想,也不可能是同一個靈魂。
「姚青梨。」慕連幽看到她,便回過頭,只見她渾身**的,不由微怔。
姚青梨身子輕顫,猛地飛奔過去,一把抱着他。
慕連幽呆住了,心裏一時歡喜,一時惱怒「你又玩什麼把戲?」
「你才是……」姚青梨聲音哽咽。
「我是什麼?」
「我才是鳳玄……」
慕連幽一陣錯愕,推開她,冷笑「你是因為我是寧鳳玄的轉世,所以才突然想跟我在一起,才這麼開心的?」
「不,我開心,是因為可以毫無保留地愛你。」
姚青梨的話,讓慕連幽怔在原地,從未試過這種感覺。
怎麼形容呢?
就像蜜一層層地浸過來,甜膩膩的,讓人心花怒放,唇角不由輕輕翹起。
「你愛我?」他半眯着鳳眸,凝視着她。
「是。」她抬起頭,一瞬不瞬地迎着他的目光。
「姚青梨,愛的是慕連幽?」
「是。」
慕連幽將她抱緊,垂下頭,狠狠吻上去。
一把將她抱起,進房,然後放到床上。
姚青梨見他欺身上來,不由一怔「你幹什麼?」
「你說呢?」
「你……才剛醒來。身體虛弱。」
「不虛!」
「大白天的……怎麼著也得等到晚上吧!」
「等不了。以前我一直在等,結果,卻一直在失去。今天,我要讓你知道,你是我的!永遠也只是我的。」
姚青梨心裏一陣甜蜜,輕輕一嘆,點頭「嗯。」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