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主角是林初瓷戰夜擎的小說
主角是林初瓷戰夜擎的小說

主角是林初瓷戰夜擎的小說驚爆!四個萌娃帶媽咪炸翻大佬集團

標籤: 主角是林初瓷戰夜擎的小說 林初瓷 林韻兒 都市
都市小說《主角是林初瓷戰夜擎的小說》震撼來襲,此文是作者「驚爆!四個萌娃帶媽咪炸翻大佬集團」的精編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林初瓷林韻兒,小說中具體講述了:他是整個帝國最陰鬱暴戾的男人,不近女色,卻因一場意外與她聯姻。白天暴躁冷冰冰,夜晚卻把她抱在懷裡,逼進角落,霸道不失溫柔的求愛,一遍遍吻着她的唇,想要把她揉進骨髓里。「瓷瓷,說你愛我。」「這輩子只做我的女人可好?」曾經目空一切的男人,從此後眼裡心裏滿世界裏只有她一人。...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29 21:55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裴玉荷放下身段,降低姿態,說了這番發自肺腑的致歉的話,讓沈薇薇內心大受震撼。
讓一個人改變自己固有的觀念,該是多麼的不容易,怕是藍初瓷沒少給她做思想工作吧?
雖然說裴玉荷道歉了,可是曾經對她造成的傷害又怎麼能輕易說抹去就抹去呢?
她不可能當做什麼都沒有發生。
「季夫人,你不必向我道歉,你有什麼錯呢?你是一位母親,愛自己的孩子,做出任何事都可以理解。你也不用來幫你兒子求什麼,我和他已經分手了,只能說明我們不合適,不會在一起的。錯過就是錯過。」
沈薇薇回復她一番要強的話語,她不是什麼聖母,一句道歉就能換來諒解。
「也就是你還是不肯原諒我,不能接受我的道歉,心裏還會難受是嗎?對不起啊,真是對不起,我知道你是個好女孩,少白小的時候,你就會挺身護他,其實我心裏一直是感激你的。我也知道嘴上道歉不夠,所以……」
裴玉荷在病床前,緩緩的跪在地上,「我給你跪下,真誠的乞求你的原諒。」
看着裴玉荷下跪,沈薇薇驚的爬起來,「季夫人,你不必這樣,你快起來……」
「我有罪,就讓我贖罪吧!如果能讓你心裏覺得好受一些。」
讓長輩給自己下跪,沈薇薇怕折壽,她伸手去拉她,「快起來吧!過去的事算了,我不會計較,只是你真的沒必要。」
裴玉荷被拉起來時,已經淚流滿面,緊緊握住沈薇薇的手,「謝謝你的大度,謝謝你,小薇。」
沈薇薇並沒有說原諒她,不過也不打算揪住過去,耿耿於懷。
裴玉荷的這些道歉,她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出自真心,還需要時間來驗證。
「以後我不會反對你們了,你也不要再有任何的顧慮,再給少白一次機會,也當是給你自己一次機會,好嗎?」裴玉荷求道。
「……」
沈薇薇沒有說話,只是望着流淚的裴玉荷,她沒辦法給她確定的答覆,畢竟她和季少白之間,破裂的感情,怎麼可能輕易就能重新修補好呢?
她也傷了季少白的心啊!
房間里陷入沉默,藍初瓷和季夢嬌一塊走進來。
季夢嬌主動上前,握手表達關心,「小薇,我這麼叫你可以吧?先前是我們季家對不住你,我媽也是過分,現在我們親自過來向你道歉,還希望你不要介意。」
季家人的大轉變,讓沈薇薇一時半會還有些接受不了,她知道這一切都是藍初瓷的幫助。
藍初瓷充當和事佬,「薇薇,如今一些偏見都被打破,季夫人也和你冰釋前嫌,過去的事,就忘記吧!生活還是得向前看的。」
沈薇薇聽她的話,點點頭,裴玉荷見她點頭了,心裏才鬆了一口氣。
想到什麼,又緊張的問,「少白和那小夥子是不是打起來了?現在情況怎麼樣?要不要去看看?」
「嗯,去看看他們怎麼樣?」
藍初瓷她們離開病房,沈薇薇雖然也想去看看,可她需要靜養,只能在病房裡等消息了。
醫院附近的一個籃球場內,季少白和霍翊在這裡進行了一場男人間的決鬥。
藍初瓷她們找過來的時候,兩個男人的決鬥已經接近尾聲,他們都掛了彩,誰也不肯退讓半分。
他們都已經打的筋疲力盡,可是誰也沒有說停下來,依舊是你打我我打你,繼續纏鬥着。
「少白……」
裴玉荷看到兒子滿臉染血的樣子,心疼的哭了起來。
季少白因為突然看見自己的母親出現,導致他出現短暫的分神,而霍翊則抓住機會,最後用力補上一拳。
季少白最終被砸倒在地,霍翊撐着傷體搖搖晃晃,看着地上躺着的男人。
「我贏了……你輸了,季少白……」
他宣布着自己的勝利,可是季少白想爬起來,卻覺得好像渾身被抽空了所有力氣。
他的心開始滴血,他輸了,就要永遠的退出,再也不能去追求他的女孩了。
「少白……少白……」
裴玉荷忍不住跑上前,想要把自己的兒子扶起來,可是季少白卻推開她,不讓她碰。
看著兒子對自己如此排斥,裴玉荷哭的更傷心了。
季少白自己撐着疼痛的身體爬起來,裴玉荷小心翼翼的跟在兒子的身邊。
「跟媽回家吧,少白……」
「不要!」
季少白正在經歷最難受最黑暗的時刻,沒人能夠了解他此刻的心情。
他像是丟失了最心愛的寶貝,絕望,傷心,打擊,他還有什麼心情回家?
他抬頭看向前面,看向霍翊的背影,心情複雜至極。
他輸給了霍翊,但願以後霍翊能夠全心全意的愛着薇薇,祝福他們在一起能夠幸福吧!
霍翊贏了決鬥,他拖着受傷的身體,一瘸一拐的朝籃球場外走。
他想回到醫院病房去找沈薇薇,但是誰也沒想到,這時候霍家的車輛停在他面前。
他母親從車裡走下來,看見兒子為了一個女人放棄前途,還和人打成這樣,氣不打一處來,「為了一個女人竟然連工作都不要了?還和人家打架,瞧你的出息!」
「媽,我的事不要你們管。」
「不要我們管?你是誰的兒子,不要人管?那沈薇薇什麼好?她媽是個神經病,她什麼家庭你不清楚?你怎麼能和她在一起?」
後面走過來的季少白和裴玉荷都聽見霍夫人的言辭,裴玉荷頓時感覺好像看到了曾經的自己,也是這樣反對自己的兒子。
現在才知道,當時的她有多刻薄,說出那樣的話,本身就是一種傷害。
季少白聽在耳朵里,只覺得刺耳,他不能容忍任何人詆毀沈薇薇。
他不顧身體的傷,走上前,怒斥霍夫人,「你在說什麼?沈薇薇哪裡不好?她母親精神有問題那是她的錯嗎?你憑什麼這麼說她?我告訴你,沈薇薇就是這世界上最好的女孩,她是最好的……」
「哎,你……」
霍夫人看向季少白,沒認出來他是誰。
但季少白說出了霍翊的心裏話,這也是霍翊想要反駁的,「沒錯,媽,你太刻薄了!小薇她是個好女孩,我不允許你這麼說她!」
「你們——」
霍夫人被氣得不輕,這時候裴玉荷從後面走過來,打招呼,「霍太太。」
「季夫人?」
「霍太太,你教育兒子沒錯,可是不該指責別人家的孩子,沈薇薇家庭如何,那不是她能夠控制的,以後希望你不要再貶低沈薇薇,因為,沈薇薇未來將會是我們季家的兒媳婦。」
裴玉荷的一席話,讓霍夫人震驚的說不出任何話來,霍翊也格外的吃驚。
最吃驚恐怕應該是季少白,他母親剛剛最後一句話說什麼?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