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靈異›諸天無限之心
諸天無限之心

諸天無限之心天問1996

標籤: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說叫做《諸天無限之心》,是以王川霍山為主要角色的,原創作者「天問1996」,精彩無彈窗版本簡述:吆喝着村民:「天快黑了,各回各家,各帶各的娃。」「白大爺,他們兄弟倆為啥打架呀?」「咳,有句話叫家仇不可外揚。」白老爺子氣得很腦子倒清醒:「所以,無可奉告。」眾人覺得好笑,但也不好再纏着問東問西。都被攆了也只能離開白老三這個破院子。白素素和二妹回到破屋的時候發現家裡多了七八個人。鮮少出現的爺爺奶奶在...
狀態:連載中 時間:11-04 05:15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客人搬走了,掌握夫婦心裏也是嘆息一聲。
倒不說少賺多少銀子的事兒。
而是,這幾人也是缺心眼的。
「我其實還是不忍心的。」
掌柜娘子小聲道「想着到底也是幾條人命。也委婉的給那丫頭提過,但是丫頭好像沒聽懂。」
「罷了,各人有各人的天命。」
掌柜一聲嘆息「你說真要留在客棧了,死在了咱們店裡,咱們還要不要做生意?」
這是大不吉的事兒。
「是啊,這年頭,好人難做!」
掌柜娘子也是心塞得厲害。
「倒是朱老爺倒是走得洒脫,是一個聰明的」
見勢不對馬上撤退,走得乾脆利落。
「他爹,要不,我們也走?」
「我們能去哪?」
掌柜氣笑了「我們的親眷家業都在蜀川,更何況,就算有個什麼也離府城很遠,殃及不了他的。
再則,縣裡里的解師爺還是自己的表兄,不管怎麼著也算是有後台的人。
現在這個形勢,沒點本事就算是有點本錢在手上也未必能護得住。
就自己家這種身份,走出去大約就是被宰的糕羊。
在家千日好出門外事難。
很多事兒自己不去摻合,就這樣苟着生活吧。
這年頭,能保命就好了,還真是沒辦法去同情別人。
但願搬出客棧這一行人好運。
原來的朱家院子里,白素素總算不用裝病了。
搬出客棧的時候她都是由紫菱和朱開元一左一右扶着的,面容憔悴一副弱不禁風的樣子。
現在總算在有了自己的活動空間。
「主子,今兒個想吃點什麼?」
「買兩條魚回來吃吧。」
白素素道「別忘記了買葯。」
現在買回來的葯也不用浪費了。
知道暗中有人注意着自己一行人的行蹤,每隔兩天去買葯,給人一種夫人還在病中的錯覺。
事實上,她開始在囤積一些常用的藥材。
「是,夫人,奴婢省得。」
空閑下來的白素素在園子中伺弄着花花草草。
紫菱出去了一個多時辰後回來。
陪同的關大回來給夜七稟報。
「頭兒,我們的院子被盯上了。」
「早知道會是這樣的情況。」
夜七神情冷了冷,這些蠢貨當真是沒有耐心了?
以為主子搬出客棧就好下手了?
殊不知,自從知道這一行人打了主子主意後,夜七就暗中調了二十多位絕頂高手在陸續趕來的路上。
今天已經收到了有七八位到了的信號。
最遲今晚子時會全部到達。
他到要看看,最後到底是誰劫了誰。
白素素正在二門外的假山裡伺弄着花草,突然發現假山旁邊似乎有一條小道。
「紫菱,去喚了老爺來。」
朱開元聽說有情況連忙跟了來。
「這個小道是通往哪裡的?」
小路顯然是很少有人走動,路上的青苔都很深了。
「主子,屬下去看看。」
「小心點。」
「是。」
夜七提了劍就往順着小道走。
走了大約有兩里路的樣子,發現在前面是一片樹林。
只是,面前的植物有些茂密,偏偏又透着在奇特。
感覺是故意要掩蓋着什麼似的。
夜七挑起劍砍掉了一些綠植,果然,那裡居然有一道鐵門。
門上還有一把生鏽的鐵鎖。
「裏面是什麼?」
斷不會是金銀珠寶吧。
據說這個宅院是朱家的祖宅,也有一百來年的歷史了。
不會說,朱老爺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祖宅還有這麼一個藏寶的地方?
「屬下決定開打看看。」
「讓關大和你一起去。」
萬一有什麼機關什麼的怎麼辦?
所以萬事小心為上。
關大也是見多識廣的人。
和夜七去看後發現應該沒什麼危險。
夜七用寶劍將鐵鎖砍掉。
小心的打開了鐵門。
裏面幽黑的一片。
關大點燃了火把,兩人小心的探進去看是,卻是空空如也。
「主子,確定了,這應該就是朱家的一個私人監牢什麼的。」
「我還以為能發一筆財。」
白素素樂呵呵的說。
結果是她想多了。
「聽聞朱家走的時候所有的財產都變賣了,而且只要的貨幣券,連銀子都沒有要。」
這麼聰明的人家,自然不會丟下一庫房的金銀珠寶。
「朱家在鎮上也算是大戶人家了,有一個地牢也正常。」
夜七和關大則相視一眼還真是一個好地方。
「今晚要注意着點。」
感覺不是今晚就是明晚,那些蠢貨就是要來搞事兒了。
「這兒能關上二三十號人吧?」
「差不多。」
楠木溝,耗子激動的回稟。
「小的對朱家的院落是很熟悉的。二門那邊雖然院牆高,但是,院牆外面全是樹林。我們的可以爬樹上院牆,然後用繩子溜下院子,神不知鬼不覺的就能將事情辦好。」
盯了九天了,這一行人總算出了客棧了。
能毫不猶豫掏了一千五百兩貨幣券買下朱家的院子,說明身上攜帶的錢財至少不下萬兩。
也打探到了,是去府州探望生產的女兒的。
那肯定是一隻肥羊了。
就算身上沒有多少,也可以綁了讓他女兒女婿出贖金。
否則,真正是白瞎了他們「匪」的名號。
「你要多少人去?」
「小的察看過了,他們女眷兩人,馬車夫兩人,餘下的就是兩個護衛和一個老爺了。這點子人實在不足為懼,小的以為,二十號人足夠了!」
「你小子辦事情也得穩妥一些。若這兩位護衛不是有本事的,人家也不敢走遠路。這樣吧,牯牛,你帶着三十人和耗子走一趟。求財就好。」
楚大爺的意思是,盡量不要搞出人命。
「是,大爺。」
牯牛連忙去清點人手去了。
「朱家啊,我知道,有錢得很,以前是我們的東家。」
「不是以前的朱家,那朱老爺已經變賣家財舉家搬遷了,哪來什麼錢財。這一次的肥羊是新搬來進去的外來人員,不過,那位夫人倒是一位好看的。」
縱然是年紀有點大,嘿嘿,作為山匪的他們,不挑食的!
「大爺吩咐過,求財即好,速戰速決斷不可惹出其他的是非來。壞了事老子饒你們不得!」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